去年228大陸發布《惠台31條》,施行一年來,對兩岸關係產生深遠影響,兩岸交流互動格局已不可同日而語,台灣民間支持兩岸和平發展聲浪亦告高漲。這是好的開始,未來一年面對台灣民意結構深層的變化,及美陸貿易戰對兩岸產業鏈調整的壓力,《惠台31條》內容宜有所更新,以因應新局面。其若能增列「促進兩岸城市交流」相關條文,讓惠台政策直接對接台灣在地商民,當能更擴大惠台政策的影響力。

堪稱歷來最照顧台灣民眾需求的《惠台31條》,其內容結構有兩大組成部分,第一部分,是在投資和經濟合作領域,加快給予台資企業與大陸企業同等待遇,第二部分,是逐步為台灣同胞在大陸學習、創業、就業、生活,提供與大陸同胞同等的待遇。前者是照顧台商,其第一條即是鼓勵台企參與「中國製造2025」計畫;後者主要照顧台方赴陸發展民眾,包括專業技術人員、影視圈人士、求學或謀職青年等。

該文件公布生效後,結合各省市陸續相應訂定的配套落實方案,效應實相當顯著。如幫助台商在陸充分接上地氣;從個人生活面到事業經營面,台商所受待遇或規範,和當地商民差異程度大幅縮小。特別是,多個省市開放台商投標參與政府經建項目、爭取外商難有的公家生意機會,乃兩岸經貿發展的重要里程碑。

《惠台31條》更大的效應,是潛移默化了台灣在地民眾的兩岸價值觀,使台灣社會得以擺脫「太陽花」反中氛圍,而重新體會兩岸和平發展、交流合作的價值。這項轉變也無形中影響了去年11月的九合一選舉;認同九二共識、主張聯結大陸市場的國民黨,相關政見重新受到選民歡迎。

《惠台31條》公布之前,台灣社會一直熱烈議論,在地庶民經濟,受民進黨政府「疏離中國」政策衝擊,相當低迷不振;青年低薪問題尤受關注。在這種情況下,陸方推出上述31條舉措,不啻向台灣民眾直接提供生涯發展新天地。

且因相關條文表述相當符合需求,而頗吸引台灣民眾關注及呼應;其中,不少台灣青年因此轉而決意赴大陸求學或就業、創業,把大陸作為個人生涯依託,是去年相當凸顯的兩岸新動態,人們理應印象深刻。

如前所言,去年九合一選戰,受到這個因素影響,結局和2014、16年兩場選舉大不相同。以促進兩岸交流合作見長的國民黨這次非但不再吃癟,而且取得壓倒性勝利。其背景是台灣社會不再以反中為尚,使國民黨候選人都可以公然認同九二共識,大力主張充分運用大陸商機。

其中,韓國瑜以「人進得來,貨出得去,高雄發大財」訴求,贏得高雄市長寶座,是代表作。這項訴求,無疑須倚賴大陸支持,才能見效。幸好陸方惠台政策相當明確,因而韓國瑜或新當選的藍營其他縣市首長,若想循兩岸交流渠道來為民眾謀福祉,當可事半功倍。

事實上,這群藍營縣市首長,已陸續開始籌劃甚至實踐對陸交流合作,其中的主流模式是「兩岸城市交流」。可惜,《惠台31條》全文中,尚無兩岸城市交流相關條文,實宜與時俱進、因應新局,儘速就此加以更新或增補;果能如此,則即將主導兩岸互動的城市交流,可正式列入大陸惠台政策系列,讓相關活動有規可循且目標明確。

新增條文不妨明白指出,兩岸城市交流,主要目的是照顧台方農漁民及小型商號,讓其產品及服務廣受大陸消費者、旅遊者歡迎。如此則《惠台31條》即可和台灣在地商民對接,而不侷限於造福赴陸發展的台灣民眾,因而其影響力必然更大。

另外,《惠台31條》須因應美陸貿易戰新局,而作必要更新。如其第一條鼓勵台商參加的「中國製造2025」計畫,現今已是美陸談判中的敏感名詞,因而陸方可考慮在該31條文件中,將此名詞隱去,然更加強調鼓勵兩岸廠商共同研發、自主創新,擺脫美方的產業技術打壓。

在美陸貿易戰纏鬥不休情況下,《惠台31條》亦宜強化台商「市場准入」相關條文,以便在兩岸產業鏈被迫調整、部分台商撤出大陸情境下,得以吸引新一批台商投入大陸。因此,大陸內需市場,理應盡可能地對台商開放,禁區能免則免;就看《惠台31條》如何就此更新條文了。

#旺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