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長蘇貞昌認為退役將領、前政務官應終身管制赴大陸參加政治活動,還說公民課本也會這樣教孩子。但是,我們從小的公民課本,都是教導我們要遵崇《中華民國憲法》,維護基本人權。而蘇貞昌的公民課本卻是要教化孩子仇視國人,將所有曾經戮力從公的退役將領、政務官都視為賣國賊。蔡政府為了權力延續,不惜將仇恨思想灌輸給下一代,蘇貞昌這本教壞囝仔大小的公民課本,令人毛骨悚然。

民進黨成立之初承襲了黨外崇尚的自由主義,創黨元老們多以捍衛人權為職志。即使是陳水扁執政時期,雖然無能、貪腐,但尚能把握分寸,保障人權。然而蔡英文就任以來,卻悖離民進黨初衷,高舉國家主義大旗。執政不久就意圖推動《保防法》擴權監聽,遭到阻礙後又倡議修改《國安法》濫權調查。如今更變本加厲要限制退將及前政務官的人身自由,剝奪憲法賦予他們的基本人權。蔡英文只把民主、人權當成騙選票的工具。

王爾德曾說「國家是暴力行為的合法壟斷實體」,國家在面對強大的外敵時,執政者往往藉以標榜國家主義,以國家至上為名,無所忌憚地利用法律、行政裁量權、輿論來牽制個人或者團體,以執行其政權的結構性暴力,來遂行其政策與政治目的。這種間接暴力的影響效果通常比直接暴力來得更持久與深刻。

在國家主義旗幟下,執政者也因為擁有絕對的權力而迅速腐化。蘇貞昌是美麗島大審的辯護律師,在那個兩岸關係仍處於軍事對峙的年代,國家需要以戒嚴維繫安全,蘇律師卻仍主張人民依憲法應享有人權與自由。如今早已解嚴,登上高位的蘇院長竟主張要剝奪人權,限制人民行動自由,以國家暴力對曾為國家犧牲奉獻的退役將領及政務官施虐。是什麼可以讓昨日蘇律師的「是」,扭曲為今日蘇院長的「非」?如果當年的蘇律師精神不死,必定要唾棄今天的蘇院長。

或許有人以為,蔡政府的這些手段是為了國家安全的需要,這種觀點就是落入了國家主義的圈套。兩岸關係原本已不再劍拔弩張,可以透過對話和平相處。但蔡政府上台後捨棄和平,刻意挑起兩岸矛盾,以虛無的主權論述與國家尊嚴誤導國人,現在隨著2020年總統大選腳步逼近,拿不出政績的蔡政府,只好再耍仇中、對立手段,將所有異己打成賣台集團,再將自己形塑為台灣唯一的救星。可憐台灣30年來建構的民主、人權,都將葬送在小英及其執政團隊的手裡。

(作者為台北論壇基金會主任)

#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