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國民黨內總統提名的前哨戰煙硝四起,「兩岸和平協議」的議題又入媒體眼簾,相比於馬英九任內各界對此的態度,以及洪秀柱參選時積極倡議後面臨的多方撻伐,社會的氛圍的確已有改變。但此議題一出,想再次扣藍營紅帽子的力量也見獵心喜,對他們而言,藍營提這,簡直是在拿石頭砸自己的腳,是選舉的自殺之路。

但,先且不說台灣社會氛圍已變,在兩岸關係上,我們真能不思考這議題嗎?能不面對這一關嗎?

說須思考、須面對,是有它「理」上的必然。

無論你對台灣未來作如何的主張與想像,兩岸現狀是國共內戰的歷史結果,卻是不爭的事實。有這內戰,才有兩岸的分隔,才有長期的對峙。換句話說,儘管台灣早已自行廢除「動員戡亂」,但歷史問題在海峽兩造間既沒做正式的解決,兩岸關係間的戰爭本質也就還存在,而除非你想要有絕對的你死我活,否則和平協議不就是在諸多結束戰爭的作為中我們最該去取得的部分嗎?

「理」之外,思考、面對乃至取得和平協議之簽訂,在台灣,則更有它「事」的必要。

這必要是,台灣與大陸,一大一小,又一衣帶水,即便不訴求民族情感的相連,只談發展,台灣的未來也取決於兩岸關係,這裡不處理好,就很難奢談其他。

過去,兩岸問題難以處理,是已成歷史人物的國共領導者彼此間有難以化開的恩怨情仇,也由於東西陣營尖銳對抗的歷史時空。而今,這些既都已成過去,則儘管有新的情勢升起,但無論如何,從國際的大態勢到兩岸間的關係,都已遠非當年能比,如能愈快將這戰爭狀態做正式結束,對台灣、對兩岸,乃至對世局,都將更為有利。

當然,愈快愈好,不代表就須急就章,畢竟,七年之病還須三年之艾,何況台灣小,沒有輸得起的條件,但也正如此,我們反而更應積極地去想像這協議的內容,到底它該指涉哪些方面?有什麼是當前就該盡量取得共識的?又有什麼是可以留待時間來沉澱的?哪些地方又是兩造可以各申立場的?

有這些觀照,有這些梳理,與大陸坐下來談,也才可能得到一個既能正式結束過去戰爭狀態,又可想像乃至創造兩岸未來,甚且互利共榮的協議。

談協議的簽訂,許多人總會質疑大陸的誠意與可信度,有過去的歷史情結,自然難免會有這種疑慮,而這些年來,台灣主體意識高漲,也讓許多人以自以為優越的心理在此質疑對方,但這些都不該構成對簽署協議的否定。

本來嘛,只要是談判,永遠就是信任與不信任並存;只要是談判,就永遠是在現實與理想間游移。

說信任與不信任並存,坦白說,要真沒有一絲絲的信任,就不可能有談判,「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你就這麼想,結果只能你死我活。而談判,正是在進退中逐漸取得信任。儘管歷史中國民黨曾在此吃過虧,但也不要忘了大陸已是國際社會的大國,許多事並不能用當年打游擊時的想法來想他。

說在現實與理想間游移,是因既是談判就有進有退、有贏有輸,誰都想贏多輸少,但無論結果如何,有談判就能跳開零和遊戲,就有開啟共存共榮的可能。

談「兩岸和平協議」,說要與中共談判,這類事早已在台灣被妖魔化,好在氛圍漸變,台灣愈早能踏出這一步,就能為自己愈爭得一分利益。

而在台灣許多人談和平協議仍色變的現在,我們也不妨看看曾慘烈打過戰爭的南北韓與美國,在彼此的會談中他們已達成及亟欲達成的核心要項:2018年9月文在寅和金正恩簽署了《平壤共同宣言》,承諾消除朝鮮半島戰爭風險,共建無核和平家園,形同簽訂了「互不侵犯協定」;而金正恩與川普會談的核心要項,直接的當然是美國要求無核化朝鮮,朝鮮希望能解除經濟制裁,但真要確保能到這一步,一個客觀的條件及指標則是:美朝韓能否真的簽訂終戰協定。

想想:連美朝、兩韓,這60幾年來始終在戰爭邊緣,始終無法大量往來的兩方都能和解,何況30年來交往頻仍的兩岸!

(作者為台北書院山長)

#兩岸和平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