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第一波貿易戰始於川普在2018年7月6日,正式宣布對價值約34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包括機械、電子產品與高科技設備,汽車等課徵25%關稅。中方也隨即宣戰,對原產於美國的農產品、汽車、水產品等545項、約340億美元的美國進口商品加徵25%關稅。貿易戰雖非兵戎相見,卻是一場殺人不見血的戰爭,其衝擊擴及政經各階層,嚴重性不亞於刀光劍影,對老百姓的影響深遠。

貿易戰衝擊面廣大

有感於此,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於去年7月底主持政治局會議時指出,「當前經濟運行穩中有變,經濟下行壓力有所擴大,部分企業經營困難較多,長期積累的風險隱患有所暴露。對此要高度重視,增強預見性,及時採取對策。」,務必要做好「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等「六穩」工作;並於年底舉行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時又再度重申,綢繆變局。

其實,「六穩」反過來說,就是有「六不穩」需要穩定。一、就業方面:因貿易戰衝擊大陸經濟,引發不少企業倒閉,再加上外資撤資,均導致下崗工人增加。此外,去年大學畢業生834萬人創歷史上高峰,徒使就業益加嚴峻。根據瑞銀估計,受貿易戰影響,大陸出口相關產業的潛在失業人口,可能高達150萬。

二、金融方面:去年一整年,人民幣波動異常加劇,曾多次瀕臨「破7」關卡;A股跌幅為全球最大、外資大舉撤出;市場資金相形緊縮,債市違約率節節上升,金融市場可謂烏雲籠罩。

三、外貿方面:據中國海關公布的數據顯示,去年4月後出口成長保持穩定,特別是9至10月因提前出口避貿易戰之故,出口年增率反而上升至14.5%及15.6%,表現極為強勁;但11月受貿易戰影響顯現,驟降至5.4%,且對美出口減少25%。緊接著,12月所公布的進出口雙雙下降。其中,進口下滑7.6%,創兩年半以來最大降幅;出口則是下降4.4%,亦創下兩年以來最大降幅。出口先甘後苦,拖緩全年經濟成長。

四、外資方面:泰半在大陸的外資企業係以產品外銷為主;不少外資因擔憂貿易戰升級,加上大陸經商環境變差,紛紛轉移生產基地,撤出大陸。而外資撤出讓大陸金融及外匯市場雪上加霜。

五、投資方面:長期以來,投資一直是大陸GDP占最重的經濟成長引擎;但自2010年後,固定資產投資成長即急速下滑,主因來自於嚴重的產能過剩;加上國有企業改革,使得私營企業借貸難上加難,民間投資意願裹足不前。而由政府主導的基礎建設與房地產投資,卻難以有效提升整體投資。

六、預期方面:意謂當前經濟怎麼看?運行趨勢如何?接下來該如何做?換言之,對景氣走向判斷是否正確,預期是否理性精準,將影響經濟決策。

多箭齊發全面應戰

面對「六不穩」,大陸中央與地方多箭齊發,財政與貨幣政策雙管齊下。包括全國各地近期密集出台穩就業措施、人行接連5次降準挹注流動性,穩金融及人民幣匯率、減稅降費、擴大地方債發行穩投資、開放市場穩外資等措施,可說是多箭齊發,全面應戰。

以往面對全球金融海嘯或亞洲金融風暴,大陸都能展現高效治理能力,比世界各國的因應表現都好。這次面對川普發起的對中貿易戰,其挑戰不下於此前的全球金融海嘯,大陸能否再次展現優異的治理因應能力,把六個不穩穩住,令人關注。(作者為淡江大學財金系教授兼兩岸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