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反對兩岸簽訂和平協議,總統蔡英文、行政院長蘇貞昌、陸委會主委陳明通相繼說出重話,認為和平協議就是投降協議,將消滅國家主權、摧毀台灣福祉,為害甚於毒蛇猛獸,民進黨政府決修訂《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對涉及政治議題的談判設定雙公投程序與通過最高門檻。

行政院初步決定,兩岸政治議題談判,行政院需先提出談判計畫,經立法院2/3委員同意後,舉辦諮詢性公投了解民意取向,再經立院授權啟動談判。談判有結果後,應由3/4立委出席、3/4出席委員同意,才能夠進行公告,再進一步舉行全國性公民投票,公投必須由1/2以上選舉人同意才算通過。

政治議題談判門檻之高,更超過修憲,不只在談判前與談判後要過立法院兩道高門檻審議,更要通過「雙公投」考驗。超高門檻的設計,公投將不再是體現人民意志的民主實踐,反而淪為特定政黨貫徹己意及鬥爭他黨的工具,這不啻將公投狠砸於地,使其破碎,將公投的本義閹割殆盡,使其價值淪喪。

推動兩岸和平協議原意,是為了讓兩岸和平現狀得以制度化,主要倡議者是前總統馬英九,國民黨主席吳敦義近日也主張,國民黨重掌政權後,將和對岸洽簽和平協議。他們的構思,是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及九二共識基礎上推動兩岸交流;前提是國內民意達成高度共識及兩岸累積足夠互信;且須在國家需要、民意支持、國會監督下審酌推動,藉以確保中華民國主權的獨立與完整、台灣的安全與繁榮、族群和諧與兩岸和平;終極目標則是讓台灣擁有可大可久的和平環境,讓國人得以安居樂業。

這個良善的本意無可非議,至於能否達成,需要國人協商共議,取得基本共識後由權責單位與對岸協商,達成結果後依民主程序交立法院審議。這個構想無違民主程序,談得好也無傷人民福祉,民進黨何需尚未啟動就認定其將消滅民主、放棄主權,甚至判定為「投降式的政治協議」。

須知,和平協議有兩種,一種是結束敵對狀態、確定雙方和平關係的協議,另一種是吃了敗仗,被迫簽訂的城下之盟。前者類似南北韓及美國3方談判中的《朝鮮半島和平協議》,後者如1949年國軍與解放軍簽訂的《關於和平解決北平問題的協議》。台灣仍有堅強的實力,如果不能用智慧適時與大陸簽署結束敵對狀態的和平協議,結果可能是在綜合實力彼長此消之後,最終被迫簽訂城下之盟的和平協議,也就是沒有尊嚴的統一。

公民投票有落實直接民主的神聖價值,不容政黨以私念凌駕民主理念,更不允許惡用為政治操弄的工具。發動公投的起心動念必出於對民意的忠誠;對於公投的結果,則必須完全尊重。像民進黨那樣一味只圖利用公投逞其政治目的,必然會使公投的崇高價值大為貶抑,並使公投的民主功能沉沒滅頂,從而造成公投制度的崩解與淪亡。

公民投票的本義,是人民以直接民主方式,針對法律或政策行使創制或複決權利,以補代議政治的不足。對於民進黨而言,公投卻是政黨遂行政治意圖的工具性權利。先前為了拉抬選情,可以公投綁大選;為了推動新國家的建立,可以鼓吹獨立公投;現在為了阻攔兩岸簽署和平協議,又揚言修法規定兩岸簽署和平協議須經過事前和事後的兩次公投,從頭到尾,公投都只是民進黨的工具。

為了確保人民福祉,行政單位依法有權簽署任何協定,如果涉及主權,立法院自可秉於責任政治的原則行使職權,依法議決接受與否。這是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的基本規範。如果和平協議獲立法院通過,在野黨仍可依目前《公投法》進行複議式公投。民進黨捨此不由,卻執意對不符己意的構想,設下層層高門檻關卡,假公投之名,為和平協議設下無從跨越的路障。公投應是民意的體現,但對民進黨而言,符合我意的民意才是民意,要是公投結果不如意,就隨便找個理由不予落實。去年「以核養綠」公投通過後,民進黨政府卻繼續執行非核家園政策,不把公投展現的民意放在眼裡。

英國氣象學家
#中時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