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5日中國國家航天局、中國科學院、國際天文學聯合會(IAU)發布嫦娥四號著陸月球區域的5個地名。IAU有1萬2千多位博士級以上天文科學家和近80個國家代表單位會員的組織,負責太空與太陽系物體的命名,IAU命名即代表其成果的權威國際認可。

IAU的命名語言是拉丁化英語,如1969年美國首次載人登陸月球的著陸點是「Statio Tranquillitatis寧靜基地」,嫦娥四號的著陸點為「Statio Tianhe天河基地」。中國已初具以創新下先手棋的經濟、技術、與文化條件,有朝一日,國際化或將是中文化,到那時,IAU就會用中文命名了。

有人嘲笑,人家太空人都登陸月球50年了,嫦娥四號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這與說指南車都發明兩三千年了,怎麼現在還要搞羅經、GPS、北斗導航,是同樣無知,或別有用心。科技與太空探索永無止境,嫦娥四號也與時俱進,多有史無前例的創新,值得中外尤其是華文媒體大書特書。

嫦娥四號意義非凡,它實現了人類探月器首次在月球背面軟著陸和巡察,首次地對月通過中繼衛星實時通信,其科學成果也眾,人類首次看到月球背面的近距離高清影像,首次在月球生長植物,玉兔二號月球車首在月背面行駛,達120米,成功進行休眠,並再次進入兩周月夜休眠,所攜帶的德國和瑞典儀器,開啟了國際合作平台,這都為建設月球基地和探索宇宙未知,奠定新的技術基礎,連被禁與中國接觸的美國太空總署NASA也迫於形勢,想要聯合開展月球相關探測活動。

此次公布的5個命名,包括嫦娥四號著陸點「天河基地」、3個環形坑「織女Zhinyu」、「河鼓Hegu」、「天津Tianjin」、以及著陸點所在的馮‧卡門撞擊坑內中央峰的命名為「泰山Mons Tai」(前此嫦娥三號的相應命名是廣寒宮、紫微、天市、太微),中國的月球地理實體命名達27個。

這些高度關聯的巧妙中式命名,源自中國古代天文學及古典神話:天津是古代星官的「跨越銀河的渡口或橋梁」,與天河、織女、河鼓和鵲橋的名稱相呼應。中繼星鵲橋坐鎮太陽引力與地球引力達到穩定平衡的L2點,在L2點軌道上,衛星可以較小量的燃料動力,保持較長期的精確所在。為彌補廣布全球、由地面站所組成的美國太空測控網之不足,美國早在80年代就開始在地球同步軌道建設中繼星TDRSS系列,但把中繼星放在L2點軌道的大手筆,鵲橋是人類第一回,其相關功能與科技,也值大書特書。

泰山在山東境內,海拔1545米,非五嶽之最高,還不及台灣境內玉山的一半,與青藏高原以東的最高峰──秦嶺山脈在陝西境內海拔3771.2米的太白山相比,更是小巫見大巫, 但卻享「登泰山而小天下」美譽。蓋因其地處孔子故里,又氣勢雄偉磅礡,自古就是國君祭天祈風調雨順、祭祖敬奉先人、封禪以佑國祚昌隆的地方。

嫦娥四號登上月球的泰山,堪比登泰山而小天下。這動詞「小」字,指國人要為嫦娥四號感到驕傲與自信,更要再接再厲,趕超外國底蘊深植的科技優勢。天行健,君子以自疆不息,該是中國本色特色寫照。

(作者為太空工程師)

#月球 #嫦娥四號 #I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