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所矚目的「川金二會」在河內破局了。有人感到遺憾,也有人(至少美國和日本都有不少人)鬆了一口氣,慶幸川普沒有陷入「為協議而協議」的陷阱,做出過多的讓步。關於川金會破局的後續影響,連日來已有許多分析,但若撇開國際政治,專從談判角度來看美朝峰會的破局,我們又可以從中得到什麼啟示?

首先,要評論一個談判的成敗,必須先看雙方想從這次談判得到什麼。朝核問題談不攏,原先卡在議題結構的差異:美國認為解除對朝制裁的先決條件,是北韓必須做到全面、可查證、不可逆的棄核,北韓必須先棄核,然後美國才可能解除制裁;北韓則認為棄核和解除制裁應是平行線,北韓做一步,美國解除一步,如此方能累積互信與善意,北韓也才有繼續往下棄核的動力。

在川金二會前夕,美國立場開始鬆動,放棄了不切實際的棄核先決條件,改提3個優先要求:北韓必須凍結大型毀滅性武器(不製造、不擴散)、必須和美國就「棄核」的定義達成一致、必須在棄核細節方面談成一個繼續往下走的路線圖。美國的「棄核」要求,在這裡下降為「凍核」,要求下降了,達成協議的機會也就增加了。這是為什麼我們對川金二會原來抱持審慎樂觀態度的原因。

結果,談判破局了。這證明談判的過程充滿不可確定性,不管對方講了多少好聽的場面話,不到最後一刻都不能當真,尤其對手是川普的時候。川普典型的談判風格就是一開始開高,然後變得非常不理性,讓對手很難猜出他下一步會怎麼做,然後突然變得理性,降低一點要求。這時談判對手會趕緊搶在他變得理性的時刻跟他達成協議,深怕待會兒又不理性、又開始升高要求了。在貿易談判時是如此,在美朝峰會也是如此。

2月28日川金談判的時候,川普突然提出除寧邊之外,其他美國情報上顯示的核設施,要求北韓一併關閉。這是美國突然提出的額外要求,北韓一下子反應不過來。根據媒體報導,川普看到北韓這種錯愕,似乎很得意。很明顯,峰會之前美朝雙方幕僚的作業完全沒準備到這個議題。

這也讓我們學到一課:不管會前有多少前置作業,永遠要提防對方出其不意,在談判眼看要奔回本壘的時候,提出原先所沒有討論到的議題。這招怎麼破?萬一真碰到了,一定要定下神,決定跟還是不跟。不跟,就破局下桌,下次再談。

美國破局時給的理由是,北韓不能光拿一個寧邊就想換美國解除全部的制裁,何況能否落實還須查證。北韓則駁稱自己只要求美國解除部分制裁,從來沒說全部。儘管雙方後來還在這個問題上打口水仗,但一件事已非常清楚,那就是美朝峰會成不成的主動權在美國。去年北韓發起和平攻勢,朝核大局似由北韓主動,如今看來美國才是真正的棋手。

好在破局之於談判,經常只是過程,關門之後還可以再開門,破局和達成協議並不矛盾,不能為了要達成協議而在前面不敢破局。這是我們必須牢記在心的。所以美朝談判還會有後續發展,但會不會有川金三會,就要看美國國內政治會不會轉移了川普的注意力,以及中國大陸能否發揮影響力而定了。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