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日民間關係緊密,官方關係則受到中日關係的局限,非操之在台灣。日本外務省直白回覆《環球時報》記者的提問,「不考慮與台灣就安保領域進行對話」,回絕蔡英文總統透過《產經新聞》專訪對安倍內閣的喊話,並不令人意外。

蔡英文上台後,兩岸關係惡化,台灣對外關係屢屢挫敗,國際活動空間遭大幅壓縮,證明蔡政府爭取美、日支持通往國際之路徑,此路不通。蔡總統對美、日的孤注一擲,亦無法有效形成兩岸關係的槓桿,敲動中國大陸對民進黨拋出橄欖枝,使蔡政府的期待為之落空。

日本基於「一個中國政策」,無法與兩岸同時維持外交關係,但1972年9月與我斷交後,日本不僅仍與台灣維持緊密的經濟及文化關係,且因台灣扼住日本南疆,日本對台灣的安全亦抱以關注,故支持兩岸維持和平,穩定台海等日本周邊海域。

因此,與其說日本挺台灣,不如說日本支持台海和平,在兩岸間採取動態平衡,創造日本安全所需的周邊穩定。此為日本國家利益所繫,而非首相等日本政界人士個人好惡抉擇。民進黨政府不時向國人展現蔡英文與日本首相安倍個人間的「好交情」,似乎暗示台、日高層管道暢通,台日關係突破可期,殊不知這般的「好交情」須服務於日本安全利益,不容民進黨操作成「聯日抗中」,拖日本下水,為台灣的安全背書。安倍內閣對此了然於胸,自然戒慎恐懼。

其實,有關安全情報交換,即使在邦交國間亦極為敏感,不宜公開在媒體上宣揚,更何況無外交關係的台、日,安全合作更須鴨子划水採取低調,在日本媒體上說破,結局就是見光死。民進黨大老林濁水發文臉書,質疑蔡英文以公開喊話的方法,試圖建立台日安保關係實非良方,蔡英文的做法連自家人也不捧場。

日本囿於《舊金山和約》第二條放棄台灣及其附屬島嶼之主權,對「台灣問題」往往謹小慎微。大陸外交學院日本研究中心副主任周永生認為,安保合作一般是國家與國家間的行為,若與台灣進行安保合作,即如同變相承認台灣的國家地位。此不僅解構「七二年體制」,更不符日本對「台灣主權歸屬無權置喙」之既定立場,形同支持「台獨」,中日關係將無以為繼。

蔡英文身為總統,統籌國安,對如何透過非正式渠道,操作台、日安全合作應有深刻認識,當非不諳箇中巧妙,天真認為可透過立場保守的《產經新聞》向安倍首相曉之以理,並訴求日本右派的反中情緒,驅動日本政府回應民進黨的安保合作訴求。

然而,為何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其中原因值得推敲。日前,國安會人事更迭,補進葉國興出任副祕書長,葉國興為知日青壯派,亦曾與聞國安事務,蔡總統有心推動台日安全合作,其應為不二人選,但將此事點破,應預知日本對此態度保留,溝通無門,難以成局,此種操作手法透露當前台日關係之困境。

對日本安全利益而言,與台灣建立民間性質安全合作關係固然為手段之一,但相較於與中國大陸建立「建設性安全關係」,或許後者的效果更為顯著,且可使中日關係不再因安全互信不足,經常擺盪於良窳間。穩定的中日關係,不僅雙方互蒙其利,亦為東亞繁榮所必需,對「安倍經濟學」克盡全功,終結「平成蕭條」更是關鍵。

在中日關係升溫中,北京將趁勢推動中、日兩軍交流,構建「建設性的雙邊安全關係」。值此當頭,蔡英文所欲之台、日安全合作對安倍自然誘因不大。當然,類似接受CNN專訪之用意,「產經談話」亦是項莊舞劍志在沛公,心懸爭奪來年總統選戰之兩岸及外交政策話語權。

蔡英文或許認為武裝成「辣台妹」為選戰的票房保證,頻頻在兩岸關係中對北京叫陣,行政院長蘇貞昌更以「掃把抗陸」幫腔,呼籲國人「戰到一兵一卒」。蔡英文拉高兩岸對立,在中日關係升溫的當下,既顯得格格不入,更難以尾巴搖狗。想透過訴求「共同價值」對日本喊話,凸顯德不孤必有鄰,反而自曝其短。

當中日韓FTA及RCEP箭在弦上,安倍全力拚經濟時,蔡英文應審時度勢,少點安保,多點經濟用心,始可與東亞周邊國家共進,避免在區域經濟整合中成為孤雛,拚經濟是多數民眾的冀盼。

#中時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