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本周啟動第1梯次立委提名作業,在兩岸失和、民主失衡、民進黨執政掀起滔天民怨的情勢下,國民黨重返執政形勢大好,提名競爭將非常激烈。行政與立法是政治運作的兩個支柱,就國民黨而言,總統提名固然重要,未來國會的戰力可能同樣重要,提名必須有全局的思考。

談國會戰力的重要性,不妨先回顧國民黨的「國會歷史」,2008年,國民黨完全執政,立法院拿下近3/4的席次,然而這近3/4的超高席次卻換來「廢物國會」之譏,國民黨的國會戰力令人唏噓,近3/4的高席次竟然完全被民進黨牽著鼻子走。民進黨想過的法案,國民黨不敢擋也沒能力擋;民進黨反對的法案,國民黨不敢過也沒能力過,讓人不禁有「到底誰在執政」之嘆!

到了2012年後,情況更慘,國民黨的席次大幅萎縮,但仍然過半,可是所有重大法案幾乎完全癱瘓,馬英九「令不出總統府」,完全執政竟成完全跛腳,國民黨的立委不但沒有為法案辯護的戰力,甚至還常常棄械投降,跟著民進黨的腳步去反對國民黨的政策與法案。核四因此夭折導致台灣今天的能源困境,自由貿易區淪為紙上談兵,有利國計民生的服貿協議竟被太陽花打成害台毒藥。國民黨自此不振,2016總統大選更慘輸民進黨300萬票。

從以上的「歷史教訓」來看,國民黨縱然2020年總統大選形勢看好,卻必須告訴選民,若選民再次讓國民黨「完全執政」,國民黨會不會重蹈馬英九「完全跛腳」的慘劇?再度重新執政的國民黨立委,有勇氣、有能力,不懼批評、不隨反對黨起舞,去堅持對的政策嗎?

對此,從過去近3年,在野國民黨立委的表現來看,似乎並不讓人樂觀。以近期的院會總質詢為例,國民黨的表現實在難稱亮眼。例如,有國民黨立委質詢蘇貞昌,「大陸犯台,台灣可以抵擋多久」?蘇貞昌回以「最強的國防是心防」,這其實是義和團「神功附體」的同義詞,有講等於沒講。如果心防就可以抵抗侵略,清朝怎麼會打輸八國聯軍,民進黨政府又何必花費數千億購買武器?但國民黨的立委卻沒有追問,不知是不想和蘇貞昌對抗,「溫良恭儉」的宿疾發作,還是根本沒有辯護力,無力糾出蘇貞昌的矛盾。

又有國民黨立委引述曼德拉名言「想與敵人和平共處,就必須與敵人合作,然後他就能成為你的夥伴」,蘇貞昌回以曼德拉的另一句「環境再惡劣,我從不低頭哭泣,我從不動搖,我是心靈的主人」,國民黨立委隨即無言。曼德拉的這兩句話根本沒有衝突。台灣應該要把敵人變成夥伴,跟台灣人民從不哭泣、從不動搖,這兩者之間應該說是相輔相成。蘇貞昌又說「如果台灣不是獨立國家,我怎麼當院長?」國民黨立委就該直接回嗆「你是中華民國的院長,不是台灣國的院長」,這就會是經典場面,可惜國民黨絕大多數的立委並沒有這種機鋒反應。

也有國民黨立委在總質詢時不邀請蘇貞昌上台,固然有媒體曝光的效果,但總質詢是行政院長的義務而非權利,國民黨等於讓蘇貞昌少受一次檢驗。國民黨的立委對上蘇貞昌,雖然也有少數亮點,例如讓蘇貞昌針對年改難得道歉,但大多數表現平平,鮮少占得上風。

如果國民黨立委在野時的表現都像綿羊,執政後面對沉重包袱,又如何讓人民期待綿羊立委會變身獅子,有能力為政策辯護?

國民黨能不能贏回總統大位,是大哉問,但更重要的問題是,就算讓國民黨贏回總統、再度完全執政,又怎麼樣?倘若國民黨立委的生態、習性不改,一如2008年、2012年的「完全軟趴趴」,那麼,國民黨贏回總統,幫台灣換來的也不過是再4年什麼事都做不了的繼續空轉。

所以,只有總統大選值得關心嗎?事實上,立委選舉的重要性一點都不亞於總統大選。準此,國民黨的主事者必須把「找出戰將」當作提名策略的核心準則,所謂「戰將」指的不只是能打贏選戰的「選舉戰將」,指的也是有能力、有膽識、有勇氣和總統與閣揆平起平坐,共同擘畫撥亂反正、為台灣前途訂出新方向的政策主軸、為福國利民法案貫徹立法的「執政戰將」!要讓立法院執政戰將雲集,這樣的「重返執政」才有意義!

#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