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兩會正在北京召開。按照往例,「兩會」是每年觀察大陸政治經濟形勢和走向的重要舞台。由於2019年為中共建政70周年,同時邁入「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首個百年奮鬥目標的重要一年,尤其是面對中美貿易糾葛必須順利解決,以及市場將會更進一步開放的關鍵時刻之下,讓此次的「兩會」頗受到國際社會之矚目。

2019年是大陸經濟迎接機遇和挑戰相互交織變局的一年;然而,其在整體工作方向上,仍是以去年7月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於訪問非洲回國後,主持政治局會議所提出的「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等「六穩」工作為核心。亦即習近平認為:「大陸經濟運行穩中有變,經濟下行壓力有所擴大,部分企業經營困難較多,長期所累積的風險隱患需要高度重視」,務必做好「六穩」工作;甚至於去年12月舉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中再度重申,綢繆變局。

從上述中個人認為值得加以重視的是,在「六穩」中特別以「穩就業」為首要工作,其實已意味近年大陸受到經濟成長疲弱的影響,使得就業市場正面對嚴苛之挑戰。換句話說,未來大陸一旦引發大量失業人口,在波及經濟成長,危害社會安定的同時,極有可能造成對政府信心的衝擊,甚至更進一步延伸對統治基礎之威脅。

依據大陸官方公布的資料,去年大陸整體失業率3.9%,比較2002年以來平均失業率3.1%,明顯屬於偏高現象,去年10月22日網易新聞曾經刊出〈今年上半年度企業倒閉504萬家,失業人數超過200萬人〉報導,尤其許多中小企業陷入經營困境,是造成失業人口增加的根本原因,顯示大陸企業徵才需求正在急遽下跌,同時是經濟發展面對瓶頸無法逃脫的命運。

其實,中國社會科學院民營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劉迎秋去年曾經在北京舉行世界中文報業協會論壇上指出,「六穩」反過來說,乃是「六不穩」需要穩定。其中,穩就業是六不穩的核心,其背後除了反映近年以來大陸民營企業固定資產投資呈現滑落現象之外,也說明了民營企業已經暴露經營惡化趨勢。

很顯然地,「六穩」選擇以「穩就業」為優先的重要意義是,必須先行落實穩企業,尤其需要穩民營企業,這些包括對民營企業政策及制度的穩,讓民營企業成為促進成長的動能。亦即「六穩」並非忽略GDP成長,而是更要重視經濟保持穩定成長,一旦經濟疲弱造成GDP下降,勢必影響就業安定。依據估計GDP每降1%,將會導致減少140至160萬就業機會,其對大陸經濟社會的衝擊,不容小覷。

平心而論,近年大陸所呈現的失業大潮,除了受到中美貿易爭端影響就業機會之外,更是經濟結構轉型期間所衍生的副作用。

面對2019年,雖中美貿易爭端漸露曙光,但在經濟結構轉型過程中,未來其成長下滑是難以避免的趨勢。亦即在內、外在頗複雜的環境情勢下,如何讓穩民企成為達成穩就業的目標,藉以擺脫失業大潮夢魘,將考驗大陸領導高層之智慧。(作者為現代財經基金會顧問)

#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