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大利官方透露,將與中國大陸就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簽署諒解備忘錄,義大利將成為7國集團中,第一個支持「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家。不過,卻引起歐盟及美國的非議。美國官員表示,參與「一帶一路」建設對義大利國際形象不利,義大利不應成為大陸登陸歐洲的「月台」。義大利相關官員則回應,說「不」的人,沒有真正的歐洲主義願景。總理孔蒂明確表示,加入「一帶一路」將為義大利帶來新機遇,他將出席下個月在北京舉行的第二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一帶一路」倡議自誕生之日起,就伴隨著爭議,包括債務陷阱說、中國單行道說、輸出中國模式說等等,事實證明這些臆測是站不住腳的。以債務陷阱為例,此次兩會期間大陸商務部副部長錢克明對此做了回應:從歷史上看,債務問題是國際老問題,一些國家債務上升是長期積累的結果;從現實需求看,目前世界上特別是發展中國家基礎設施建設需要大量資金;從常識看,借貸雙方有需求有信任才願意形成借貸關係,第三方操心借貸雙方的事,「沒有必要」。

爭議的根源,一是「一帶一路」是由中國大陸提出,這個正在崛起的國家不屬於傳統西方陣營,二是「一帶一路」涉及範圍廣,不可避免出現大國博弈和地緣政治經濟競爭。美國反對義大利加入「一帶一路」,就是將其視為對美國歐洲利益的威脅。從大陸的初心來說,是看到世界存在不少共同面對的問題和挑戰,許多經濟發展屏障需要打通,大陸近些年在這方面積累了一些經驗和能力,希望各國通過互聯互通,降低發展成本,實現共同發展。其邏輯是產生崛起紅利,希望提供公共財,並歡迎各國搭便車。

按照西方的競爭邏輯,不妨將其理解成世界公共財的供給競爭,在這個經濟增速疲軟、發展動力不足的時代,世界需要更多國家,尤其是新興國家提供更多公共財幫助世界發展,老牌大國應當歡迎公共財的供給競爭。

首先,全球化遇阻,它所遇到的經濟發展動力不足瓶頸和收益分配不均問題,需要新的思路來推進再全球化。新型全球化應當能夠包容大多數人的共贏,取得利益分配的相對公平,找到全球經濟新的合作增長點。「一帶一路」遵循「共商共建共用」原則,恰恰在為這一願景努力,意在尊重差異,包容不同政治體制、不同發展階段的國家,相互協商,讓其發揮各自比較優勢,推動共同合作,共用發展成果。

其次,是不是可以用更開明的態度對待崛起紅利?修昔底德陷阱固然有其論述依據,但不應該是歷史的宿命。進入21世紀,既有霸權國協助崛起中國家,共同創造世界和平紅利、發展紅利,不是比糾纏於如何對付新興崛起國更有價值嗎?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迪近日在接受採訪時說,「我們必須承認中國是大國,瞭解他們的政策和戰略,從而進行調整,從中國的政策中獲益。」對於習慣主導世界的霸權國來說,也應當接受大陸等新興國家崛起的現實。應對崛起國的最佳方式,是通過創新和合作實現自身實力的再度飛躍,提供更多更好的國際公共產品,而不是對崛起國「圍追堵截」。也許雙方提供的公共產品存在功能重疊和區域競爭,但雙方若找到和平共處、拓展合作空間的方式,會取得相加甚至相乘的效果。美國若願意和義大利一同加入「一帶一路」,其所擔心的投資流失和發展機遇問題就會得到解決。

對大陸來說,要充分總結經驗教訓,汲取各方智慧,讓「一帶一路」倡議成為高水準的世界公共財。倡議提出5年多來,取得了不少重要的成果,也遇到了不少阻礙、困難和挑戰,需要進一步優化調整。今年大陸政府工作報告關於「一帶一路」的表述,突出了企業主體作用,強調遵循市場原則和國際通行規則,支援「拓展第三方市場合作」,係應對國際新形勢新要求做出的及時調整。

「一帶一路」是世界公共財,不是陰謀,最多算是陽謀,謀的是各國各地區通過合作實現更好發展,明智者應該做的,是適時轉變思路。小英推進新南向成效不如預期,對大陸「一帶一路」的橄欖枝是不是也該換個思路呢?

#旺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