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日,4席立委補選投票,這是今年起到明年總統、立委選舉止的第一個「政治燃點」。

雖然投票率可想而知不會高,選舉勝出的立委任期也只有10個月,但投入選舉的國、民兩黨幾乎全體動員。尤其是民進黨,對台南市和新北市兩地選情的言行近似精神失常。前行政院長賴清德說:「若台南立委補選輸掉,中國將更大膽地併吞台灣。」新北市候選人余天說:「這次立委補選就是2020年的前哨戰,若政權被國民黨拿走,以後就是一國兩制。」胡言亂語像說夢話!

民進黨的目的,當然是要激起這兩個地方原本很濃的「綠汁」湧出來,可是效應卻有限。在台南,有一幕令人印象深刻:細雨紛飛中,賴清德向路人拱手,路人的反應卻很冷淡。想當年,他當選台南市長的得票率接近8成,如今路人視他竟如陌生人。此時,民進黨候選人郭國文穿著雨衣急急向他跑來,投入賴清德懷中狀如哭泣。

也是台南人的太陽花學運領袖林飛帆曾說:「台南市選舉民進黨推個西瓜出來都會當選!」那樣的政治盛境竟至灰飛煙滅。另一選區新北市三重區,民進黨在此也曾呼風喚雨,現在居然搞得選情緊繃,民進黨大員蔡總統、歷任行政院院長及現任所有民代,不分日夜輪番在路邊向行人打躬作揖求票,悲愴之情,不禁使人想到「眼看它起高樓,眼看它樓塌了」的世態教訓。

國民黨形勢大好,韓國瑜居功厥偉,「選總統」之聲即使他人不在,呼聲也在。他的高形勢簡直使國民黨的初選都辦不下去。喻人為「太陽」本是歌頌語,現在變成譏諷。韓國瑜參選總統成為藍營的希望;他若不參選,成為藍營危機。從「一人救一黨」升格到「一人救台灣」。

從兩個面向看「韓流」,一是他直接參選,4月就去領表,依照國民黨的初選規則,和「太陽」們爭光輝。負面聲音一定會有,如高雄人不答應、黨內排擠、黨外的民進黨和白色力量的反制,謠言、抹黑隨之而來。但凡競爭,本必如此,如果韓國瑜下定參選決心,必須承擔,他必須與之對抗。難題一定在,太多顧忌反使英雄氣短。

但不管任何緣故,韓若不參選總統,仍應維持「韓流」強度,若此則可為間接參選。廣義看,他是藍營一員;狹義看,是國民黨黨員。他將自己的主張貫注在與他理念一致的團體或個人身上,在未來競選過程中,全力輔選,使力量連點成面,那麼,坐轎與抬轎,便是同一個意義。

韓國瑜其實已在這麼做;選市長時,他與侯友宜、盧秀燕「三子」聯手同獲勝利,同時又輔選國民黨籍高雄市議員參選人而有9人當選,選後,他立即投入立委輔選,台南市和新北市三重區都有他和他家人的身影。賴清德洩氣得說:「民進黨現在只剩一口氣」。能把民進黨弄得這般歇斯底里,韓至少有一半功勞。

朱立倫比喻自己若有80分,同黨的另一人有90分,相加便有170分。且不管那「另一人」是誰,國民黨要贏,力量必須相加,韓國瑜本人是分數之一,別人的加給他,或他加給別人,固然與本來整體選情走向有關,但發揮整體力量,是必須牢記的。

蔣經國曾說:「自己不做自己敵人,天下就沒有敵人。」諺云:「防山賊易,防家賊難。」國民黨向來最難的課題是團結。吳敦義的「萬一」,不一定只是為因應敵人出現在「山上」,也有可能是在「家中」。一旦後院失火,再強的「打火英雄」恐怕也難救了。

(作者為作家)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