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外,經過此次河南調研,我誠摯的向大家宣布,河南燴麵就是全國最好吃的麵條。我並不是一個沒有見過「麵條界」世面的土包子,我是正宗的眷村二代子弟,父母都是北方人,某從小就在大江南北各式麵點的生活圈裡長大,麵條好不好吃,某確實不外行。經過某反覆鑑定,河南燴麵技壓全國,堪稱天下第一麵。附帶說明,開封的烤鴨,也完勝北京三大烤鴨名店。自從去過一趟開封,我就經常告訴我的朋友,僅僅是為了開封的燴麵、烤鴨,就值得你專程去一趟開封;還有胡辣湯、羊湯等,也絕不能錯過。

河南人講鄉情

言歸正轉,我那位河南師兄告訴我,當年他還是個學生,有一次在火車站廣場邊上讓三個人給堵住了,他們把他逼進廣場邊上的一條僻靜的巷子裡,其中一個人開口說話:「你,拿五十元錢出來。」

師兄在驚恐之餘,聽出他們有河南口音,就說:「等等,師傅您好,我也是河南人。」「是嗎?不像。」「怎麼不像了?」「那你說兩句我們聽聽。」之後,師兄開使用河南話跟他們套近乎,幾句話後,驗明正身,沒錯兒,大家都是河南人。

這幫劫匪互看了一眼後說:「沒事兒了,你走吧,出門在外的,注意點安全,你一個學生。」這樣離奇的經歷,確實是很少聽見過,我甚感驚異的說道:「天哪,你們河南人這樣講鄉情;說不定你當場問這幫劫匪借五十元錢,他們都能考慮借給你。」

師兄說,當時他在離開案發現場後,除了害怕外,心裡還一直琢磨著,這幫人的行為,在法律上很難定性啊,這似乎也不算是未遂犯,算是自行終止犯罪行為嗎?還是因為「河南話」的介入,終止了犯罪行為?

諾那塔院占地不大,始建於明神宗萬曆年間,原名小天池寺,又名法海寺,俗稱喇嘛塔。1931年,藏傳佛教寧瑪派高僧諾那呼圖克圖到小天池閉關;1936年,諾那呼圖克圖在此荼毗,其弟子遵其遺囑,在小天池為其心臟舍利修建了一座大白塔,此即「諾那塔」。鬧文化大革命的時候,諾那塔被毀,現在的諾那塔是1991年重修的。

兩岸法師交流

我們到寺院卸下行李後,大家自由活動,我窩在寺院香客處,聽幾位師父聊天兒。就這麼巧,遇上了幾位台灣來的法師在此處掛單雲遊,聊天的時候,不知怎地,他們談到了台灣的慧律法師,這柏林禪寺的明奘法師對著幾位台灣來的法師直率的說,你們台灣的那位慧律法師的磁帶我聽過,我確實沒聽懂他說的是什麼。

我上大學的時候,也聽過慧律法師的錄音帶,台北市忠孝東路五段三十巷內有一家唱片行(音像店),老闆娘總是笑咪咪的,我經常去那兒買磁帶。

有一次我看見櫃台後面牆上的木架有好幾排佛教錄音帶,便問她這些錄音帶也賣嗎?她就說:「你想聽啊?那你拿去聽好了。」然後讓我在一個本子上登記一下,等聽完了再送回來。慧律法師講經,國台語雙聲帶,十分詼諧,很吸引人;但是他解經的部分,確實常讓我有不知所云的感覺。

一開始,我覺得肯定是自己悟性不夠,所以沒能聽懂;等到我看過許多佛教著作,見過與聽過其他著名法師的講經內容,並且學習法律多年,邏輯推理能力與批判性思維能力都遠勝往昔時,才確信有些法師講解佛經的水平就是很一般。在廬山上聽見明奘法師這麼說,我心裡是暗自同意的,只是那幾位台灣來的法師,並不願意接續評論此事。

書院燃香問道

廬山禪茶會舉行的活動很多,我們除了在諾那塔院學習外,還去了仰天坪、東林寺;印象最深的,則是去參訪了白鹿洞書院。白鹿洞書院位於廬山五老峰南麓,號稱「海內第一書院」,始建於南唐。宋代朱熹出任知南康軍時,重建書院,親自講學,確定了書院的辦學規條和宗旨,朱熹還奏請了皇帝御書與匾額,致使白鹿洞書院一時之間名震宇內。白鹿洞書院裡留下了許多名人的墨跡,絕對是拓碑的好地方。書院邊上溪水潺潺,很容易想像古人在此燃香問道,並與附近寺院和尚交流,有若水墨畫一般的情景。

諾那塔院是中國南方少有的藏傳佛教寺院,中國境內不管是漢傳佛教還是藏傳佛教,都以流通教導大乘佛法為主。勝勇曾經送過我幾本南傳佛法的經典,我仔細讀過其中一部分,感覺非常殊勝,並不覺得有什麼比不上大乘佛法的地方。

禪師塔院雲霧間

所謂「南傳」,就是以釋迦牟尼佛原來所生活的區域為基準,佛法向南方傳去;現在東南亞一帶的佛教,傳的都是南傳佛法。佛教在印度早已經式微千年,往東土傳去的佛法,經過演變之後,逐漸形成了所謂的大乘佛法。中國人聽多了,總以為大乘佛法渡己也渡人,小乘佛法則是專注於渡己,兩相比較,大乘佛法顯然更為究竟與殊勝;但是你若有機會翻閱一下南傳佛法的經典著作,並且和南傳佛教的高僧交流一下,很可能會有不同的感受。

我在廬山時作了一首詩,其實我並不真正會作詩,一來是不講究平仄,二來是意境過於淺顯,但畢竟這首詩記錄了當時的心情,自然還是要與大家分享的。《廬山遊》:「曲徑蜿蜒拾級上、禪師塔院雲霧間、松濤江湖月光里、滌盡俗塵道心遠。」

(《渡盡劫波兩岸情緣》之三十八)(王冠璽/大學教授)

#法師 #廬山 #禪茶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