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來,大陸食品安全問題一直備受輿論關注,每年大陸央視「315」晚會都會曝光一些令人觸目驚心的案例,今年曝光的「辣條」引發公眾對兒童食品安全的擔憂。如何全面保障食品安全,不再讓食安成為社會不安的來源,是北京必須正視的考驗。

隨著大陸經濟社會發展進入新的階段,建立科學、現代化的食品安全治理體系應同步提上日程,方能使「軟肋」成為禁得起考驗的新「名片」。

要瞭解大陸食品安全問題的由來,及食品安全制度的相應變遷,需從改革開放以來的脈略索驥。改革開放初期,經濟百廢待興,解決民眾溫飽問題是食品領域的主軸,食品行業因而快速發展,食安管理卻難以跟上步伐。大陸加入WTO後,食品產業鏈條的延伸和頻繁發生的重大食品安全事件,促使政府積極調整管理模式,日益強化對食品安全的重視。

可以說,大陸食品產業的發展階段與食品安全治理模式相互作用。如今,大陸社會發展的主要矛盾有了新的定義,食品安全問題也隨之出現新的變化,因此,與時俱進地建立現代化食品安全治理體系是治本之策。

要摸索、建立一套全面的食安管理體系並非易事,但亦可利用問題導向思路,先解決「看得見」的問題。具體有三:

其一,推動食品安全法規與標準體系現代化。對比歐美較成熟的食品安全法規可以發現,歐盟的標準體系建立在風險評估的基礎之上,強調從源頭開始、以預防為主,對食品生產全過程進行控制,其法規內容兼具框架性和特殊性,體系嚴密。美國則通過健全的監測預警技術,嚴格的安全性評估和審批制度等一系列法規標準,實現對食品生產全過程的控制,擁有強大的技術支撐。

目前,大陸的食安法規體系主要以2015年修訂的《食品安全法》為主導,形成了基本框架,但配套的法規和標準還需要進一步完善。例如,《食品安全法實施條例》、各專項食品安全管理法規和標準仍需完善。正如今年曝光的「化妝」土雞蛋欺詐案件,與相關行業標準的缺乏有關。

其二,在技術支撐方面大有可為。據統計,大陸目前食品藥品監管人員編制長期在10萬人左右,數量遠不足與所有的食品生產經營主體數目匹配,提高檢測技術、培養相關人才既是有效的應對舉措,又是兩岸可以形成合作的方面。近日在福州舉行了首屆閩台食品安全高峰論壇,閩台擬攜手在福州建立食品安全標準研發中心。

與西方相比,中華美食文化更為獨特複雜,在建立相應治理體系時亦不能完全照搬西方。而兩岸對中華飲食文化的認同標準是一致的,在食品安全標準方面可以共同聯合研究,讓兩岸民眾共同享受食品安全利益,是值得深度探索的方向。

其三,發揮市場主導,建立政府、市場、社會共同作用機制。食品安全首先是生產出來的,市場應發揮決定性作用,讓優勝劣汰的市場機制成為食品安全的決定因素。在這種模式下,政府的宏觀政策一方面應強化食品產業健康發展,推動構建資訊公開、協力廠商參與等機制,發揮企業的第一責任;另一方面亦可構建企業、政府、社會的共治網絡,如建立生產者信用體系等能產生直接效用的方式。

其實,從規模、力道空前的機構改革涉及食安的動作來看,大陸正在有效的軌道上探索。如組建國務院直屬機構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單獨組建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國家認證認可監督管理委員會、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職責劃入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等等,皆有科學劃分機構職責,合理界定中央和地方機構責任之意,從而提高食品安全監管的協調力和綜合性。

台灣食安問題一直因為中央與地方切割管理,兩套人馬互不貫通,始終無法建立有效的管理機制;不管是戴奧辛蛋、芬普尼蛋,都是擦脂抹粉式的解決眼前的問題,沒有治本之道;這部分,台灣應和大陸多交流,找出對策。

#食品安全 #消費者 #戴奧辛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