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載國民黨中央已經確定徵召韓國瑜,儘管韓國瑜對外仍舊表示拚高雄經濟是他的第一要務,但情勢至此沛然莫之能禦,任何站在這個勢頭上的政治人物,都必須要有更高格局的思考。然而,選民的確有權知道所謂的韓流是否確有實力?尤其是韓黑和年輕選民,土包子究竟有沒有實力?也不是在政論節目或者粉專上叫囂指控就能檢驗,民主國家要檢驗政治人物,最紮實的途徑就是經過一場大選洗禮。

大家可以回想一下去年10月底與11月初的三山造勢,韓黑節目如何質疑造勢現場受到高估的人潮數?但這些諷刺在開票當晚立馬淪為對自己的諷刺。至於當時韓遭綠營質疑經濟政策空泛,當然可受公評;但民進黨在高雄執政20年,人口外流、低薪嚴重、民生凋蔽,台中後來甚至超車高雄成為台灣第二大城,民進黨在南部的經濟政績如何厲害?實在也很難看得出來。簡言之,筆者不認為韓國瑜很厲害,但綠營怎麼會有臉說韓國瑜很不厲害?有感經濟是做出來的,不是說出來的。

現在,韓國瑜的障礙在於他若出來選總統,他的確會欠高雄市民,他選前諸多承諾也許礙於執政時間仍不夠久,也許礙於韓真的沒能耐,目前尚未見到一個具有形貌的成就。韓若只是為了政治野心更上一層樓選總統,則高雄選民甚至所有南部選民都有可能在2020年集體對韓反撲。然而,對於現在可能已在思考更上一層樓的正當性是什麼的韓來說,如果他能夠很清楚地告訴高雄甚至中南部的選民:由他帶領國民黨重返執政,同樣可以實踐他對高雄選民在選前的承諾,也就是恢復中南部經濟榮景,同時也不會犧牲台灣的民主與主權,則這樣的出發點就可以給韓逐大位更有力的支撐點,高雄韓粉也許就會願意將韓市長捐出來成為「台灣公共財」,韓要做的不應是藍軍共主,而應立志成為台灣公共財。

另一方面,韓黑討厭韓國瑜,某種意義上就是希望看到他被修理,正面來講是希望韓再歷經一次選票洗禮,或者說想看他被選民洗臉,以確認2018年高雄市長的選舉結果只是一股「蛋塔熱」。如果是這樣的話,綠營自然希望看到藍營民調最高的韓出來選總統,不是嗎?同樣邏輯,綠營也應該提名民調最高的賴清德而非蔡英文出來選總統,再加上尾勁仍在的柯文哲,2020年大選的民主盛事擺出來的對戰陣勢就應該是韓賴柯「三咖督」。

如果國民黨礙於「黨內和諧」、民進黨礙於「黨內團結」排韓斥賴,到最後只出現一個非建制派的柯文哲與建制派的國、民兩黨候選人競選,則將會是一場相對乏味的選舉,其結果也很有可能會是非建制派的柯當選,因為現在台灣的民心一樣是反典型政黨路線。精確來說,韓、賴、柯不是非建制派就是基本教義派,過去都不能被認為是主要路線,但其實在民間,尤其在越基層韓賴柯越具有代表性。

最後,2019年開始的幾場補選,藍的該守住都有守住如彰化,綠的該大贏的包括台南縣與三重市都未大贏,得票率相對於2016年也都大幅減少,這種結果蔡總統怎會還認為自己的路線正確?也難怪逼得賴清德要拔刀逼宮,同時連余天都坦言被韓流嚇到差點閃屎,事實上余天的謹慎心態才是對的。不管如何,不論各黨各派個人喜好,都應理解到民主競爭的強度越強,候選人受到檢驗的強度就會越強,最強的候選人受到最強的檢驗,產生的贏家才會是最強的總統。

(作者為東海大學政治系副教授)

#高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