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9年五四運動(翻攝)
1919年五四運動(翻攝)
中國的民主自由風氣始於1919年的「五四運動」,圖為北大學生參與「五四」遊行。(本報系資料照片)
中國的民主自由風氣始於1919年的「五四運動」,圖為北大學生參與「五四」遊行。(本報系資料照片)

五四運動發生於1919年5月4日,再過1個月就要100年了,當時最著名口號是「外爭國權,內除國賊」,而隨之的廣義五四運動,影響中國與中華文化非常巨大,中國知識界和青年學生發起了批判中華傳統文化,請了兩個洋菩薩來救中國與富強中國,這兩個洋菩薩分別是「德先生」(民主)和「賽先生」(科學),一定要打倒「孔家店」,「把線裝書扔進茅廁坑」!

同樣的,近百年來,很多學生出國留學,把西方的各種理論搬回來了。學術界還是靠洋菩薩,進行「自我殖民」。但是全盤將西方理論與標準用到我們身上,適用嗎?認真思考五四運動百年之後,靠這兩個洋菩薩夠嗎?

1930年代英國的科技史專家李約瑟曾提出「李約瑟難題」:為什麼西式科學在中國不發生?也就是理論的提出與創發不會發生在我們身上。現在可以問台灣的「學術創新能力」有超德趕美了嗎?答案很明確的是沒有的。

新儒家牟宗三要我們請出自己的菩薩來解決上述難題,牟宗三說,中國要有自己的「道統」,搞清楚自己文化理念最重要的道德倫理基礎是什麼; 然後是「正統」和「學統」,學術傳統,這個學術傳統就是我們自己原來的菩薩,不要打倒這個土菩薩,但必須要吸納西方文明,進行本土的菩薩現代化,來建立各種不同的社會科學理論。

牟宗三把它叫做「三統並進」。「三統並進」才能開出中國文化的新型態,並開出獨立的學術傳統。中華文化的現代化,可以呈現人類普遍的心智,可提供人類另外一條增進心理健康與福祉的康莊大道,甚至可以超越生死得到解脫。可以儒釋道「內在超越」的道德宗教,濟助基督教「外在超越」的文化,以彌補其發展成極端「個人主義」之不足。

欲建立「學統」,則必以西方的科學哲學作為基礎來進行中西會通,建構出一系列以儒釋道為主「含攝文化」的社會科學理論,如此可以開出獨立的學術傳統。本土的菩薩現代化,可以擺脫西方學術霸權的宰制,並創造出與西方一神文明截然不同的知識與智慧。這個土菩薩到了洋人世界,也可以變成他們的洋菩薩,解決西方的問題。

五四運動百年之後,只靠兩個洋菩薩是不夠的,我們還需要自己的土菩薩進行中西會通,將本土菩薩現代化後的中華傳統文化智慧來救自己與富強自己,也可提供一神文明另一條可以解決人類問題的康莊大道。

(作者夏允中為思源學會秘書長、國立高雄師範大學諮商心理與復健諮商所教授)

#菩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