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7日「言論自由日」,是蔡英文總統為悼念爭取百分百言論自由自焚的鄭南榕而增訂。今年是鄭南榕自焚30周年,民進黨政府一邊紀念「言論自由日」,一邊積極、持續、有計畫地打壓言論自由,已成為台灣民主發展史的笑話,「言論自由」已成為最大的假新聞。

民進黨政府加緊打壓言論自由是因為敗選,因而歸咎假新聞與錯誤資訊。但假新聞與錯誤資訊絕非始於今日。而言論自由的價值,就是讓爭議在言論市場越辯越明,言責應該自負,如有侵權則交由司法仲裁,不允許政治力量介入。事實上,人類民主發展史,就是對抗政府打壓與干涉言論與新聞自由的歷史。

美國是最早的立憲民主國家,聯邦最高法院透過許多重要的判例捍衛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包括容許一般民眾與新聞媒體對公眾人物批評,只要這些批評有合理查證,即使不是事實也可以免除誹謗之罪,這就是「真實惡意原則」。我國大法官會議與最高法院也多次採納此一原則。就此而論,民主社會中即使是假新聞也有存在價值。言論與新聞如果有錯,現行法律體制都可以追究責任,但必須由司法機構來做最後裁決。可見,民進黨政府一再批評假新聞,甚至想要藉此限制新聞自由,本身就違反了民主進步的價值。

民進黨政府與民代真的不懂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的價值嗎?還是明明知道,卻依然為了保住政權而要刻意打壓?民進黨立委邱志偉在去年提案修正要《社會秩序維護法》,祭出「關3天、罰3萬」,引發各界強烈反彈,烏龍收場。無獨有偶,行政院也表態要推動修改《國安法》,想以此來杜絕假新聞。消息一出,即使是立場友綠、親綠的傳播、法律學者也看不下去,政治大學傳播學院教授鄭自隆感嘆,當年國民黨政府想要通過《國安法》,民進黨拚命反對,如今民進黨居然想利用《國安法》來箝制新聞自由;真理大學法律系副教授吳景欽也批評民進黨以前一貫標榜百分百言論自由,現在居然想要管制言論以及新聞。

儘管各界再三批判民進黨打壓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的企圖,蔡英文總統與蘇貞昌院長等民進黨高層卻不改其志,尤其蘇院長更公然重炮轟擊本來應該是獨立機關的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硬要以報導韓國瑜次數太多這種奇怪又沒有法律依據的理由,重罰政治立場不同的新聞媒體,造成NCC主委詹婷怡成為第一位「被請辭」的主委,完全破壞了NCC的獨立性。詹主委一下台,隔天NCC立刻宣布要調查新聞台播放特定政治人物的秒數,急著要為權貴效勞。有這樣的NCC,台灣還有新聞自由嗎?

民進黨為了保住政權,頻頻釋放出許多違反民主價值的謬論,他們先是放話說「假新聞不是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然後又放話說「大量報導特定政治人物不是新聞自由」,輿論與民眾如果再不抗議,接下來民進黨就會說「詆毀元首不是新聞自由」,再不抗議,很快就會變成「批評民進黨不是新聞自由,更不是言論自由」,到了那一天,民進黨差不多就變成為威權政黨了。

坦白說,限制新聞自由的伎倆如果有用,中華民國到現在還是當年的威權國民黨執政。許多黨外前輩批判威權,如今民進黨執政卻拚命仿效威權。民進黨這麼用力打壓新聞自由,還好意思叫民主進步黨嗎?

蔡英文總統上任兩年多以來,蔑視程序正義,視在野黨與軍公教為「異己」,以粗暴鬥爭手法加以打擊,對許多攸關中小企業營運與基層民眾生活的重大公共政策,心中只有黨意沒有民意,多次造成社會反彈。更難看的是,在許多重要的公職與公營企業人事安排上雜亂無章,不但不重視專業,甚至不重視操守,最近的金控人事調動,就飽受各界批評。影響所及,民進黨政府的民意支持度持續探底,先在2018年的九合一大選慘敗,眼看著2020年的總統大選也不樂觀。

民進黨以「民主進步」為名,在黨外運動時期以及組黨之初,確實對於民主化產生重要的貢獻。然而,正如英國艾克頓爵士所說的名言:「權力使人腐化,絕對權力使人絕對腐化。」拿到權力之後的民進黨,不但迅速腐化,而且為了鞏固權力,已背離了民主與進步的價值。

#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