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緩則圓?民進黨中執會在協調小組無法撮合「蔡賴配」之後,為了保留迴旋空間,避免走上初選決一死戰的窄路,決議推遲黨內初選時程,5月22日以後再作民調,期間繼續協商。這個決議沒有解決問題,只是以時間換取空間。這違背賴清德的意願,成全了蔡英文的心意。

面對賴清德猝然參選,蔡英文及其黨內保駕護航的鐵衛隊用盡各種手段壓迫賴清德「合作」,意圖不辦初選直接組成「蔡賴配」,遭致強烈批評後,蔡英文辯稱她從無怯戰紀錄,只是細數過往的民進黨經驗,強調「現任優先」是勝選的最佳保證。賴清德駁斥這種論斷並不客觀。

蔡英文要延後初選,當然是希望能避戰,雖然她辯稱從無怯戰表現,但除了怯敗,實在找不出其他原因。由於怯敗,所以英派提出諸多有違民主精神、不符制度規範甚至背離君子之道的喊話,「保皇黨」更提出「霸王條款」之類的荒腔走板主張。

現在如她所願,暫緩初選,取得繼續逼迫賴清德「合作」的機會。原先編寫的劇本被賴清德改變了,只好再改劇本,希望保持皆大歡喜的團結局面。當初民進黨決定4月即決定總統提名人,根本是以為總統連任選情單純,豈知殺出程咬金。延後初選或許可減少賴清德突襲衝擊,讓他挑戰老長官的正當性繼續磨損。

延後初選當然不代表不辦初選,蔡賴兩人競爭態勢還在,但是賴清德「走完初選程序」的態度表達得很清楚,沒有轉變空間。他如果未經初選即接受「蔡賴配」,不僅毀滅自己的政治生命,也將毀損蔡英文和民進黨的民主聲譽,所以推遲初選只會拉長對當事人和民進黨的凌遲時間。

2020總統大選朝野局勢空前詭譎,國民黨還在喬徵召及初選的棘手事,柯文哲選不選也在觀望,民進黨有時間停看聽,毋須提早攤牌,以免自己太快處於被動地位。民進黨執事者或許也期盼蔡賴雙方各退一步,各向彼此支持者釋放和解的訊息,緩解緊繃的對峙氣氛,各自展現善意,有助於初選後的整合。但是假如雙方終須一戰,延後戰爭只會讓各自支持者有更多時間施展大小動作,而且為求戰勝,雙方難免使盡各種詐術,其所造成的內傷將更嚴重,選後更難療癒。

當然,選戰並非真戰,遊戲規則可以商量、變通,但現在民進黨滿朝都是「英派」,在初選民調規則的擬定上,蔡英文有了更從容的時間可以運作有利於己的辦法。何況她掌握執政優勢,有充分的資源可以運用,抓住時間拉抬自己的聲勢。這也是賴清德反對延後初選時間的重要考量。

蔡英文利用執政優勢取得主場優勢,現在有了充分時間可以壓制賴清德的挑戰,以她絕對輸不起的處境,開戰之後必定火力全開,把辣台妹的本色發揮得淋漓盡致。而以賴清德剛猛的性格,也絕對不會退讓,原先說的「寧可輸也不會傷害蔡總統」,能否做到,也不是完全取決於自己的主觀善念。這場黨內選戰廝殺的激烈程度,看看當年蘇貞昌如何抨擊謝長廷,以及蔡英文如何暗鬥蘇貞昌,就可預見一二。蔡英文或許說得對,「現任優先」能夠贏,但問題是她偏偏就是那個不太可能贏的現任者。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