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長韓國瑜訪美行的談話,尺度超越市長層級,批判力道十足,回應韓粉「選總統」的意味越來越濃;韓流跨海漫延到僑界,引發前所未見的風潮,僑界傳達的心聲是「窩囊太久,看到希望」,這也是韓國瑜去年高雄「三山造勢」逆轉高雄類似的心聲。韓國瑜帶領國民黨超越國民黨「接地氣的力量」,由高雄穿透台灣,更直指華人圈。

媒體人李艷秋在臉書上透露,韓國瑜在美國的熱度,不只超越前總統馬英九,包括總統蔡英文、台北市長柯文哲、新北市前市長朱立倫等人都無法與之相比;僑胞韓流熱的原因是因為窩囊太久,終於看到希望。所以韓國瑜一句「我們明年1月11日台灣見」,已經吹響海外韓流的召集令。

此刻的韓國瑜承受來自台灣和僑界的強烈期許,形勢逼使韓已難退縮,媒體最新民調也顯示,若韓國瑜參選總統,對上蔡英文或賴清德,韓國瑜支持度都約5成,即使柯文哲參戰成「三腳督」,韓國瑜仍有約4成的支持度,顯示目前朝野政治人物都難敵韓流。

韓國瑜在哈佛大學座談時,喊出20字箴言:「國防靠美國、科技靠日本、市場靠中國、努力靠自己」;在全球玉山經濟論壇時又點名「3個台大法律系總統幹完,台灣的經濟競爭力基本上已經殘廢了,這20多年來,事實上台灣鬼混得很厲害」;在史丹佛大學發表〈我的高雄之路:重塑台灣政黨政治和重視公僕在現代民主中的角色〉為題的演講中,直指台灣過去20年來發展停滯,是因政府是「黨僕」而非「公僕」,只為派系利益和政治酬庸服務,成為政黨的奴才。

這些談話漸漸拼湊出韓國瑜對更大格局國政的思考經緯,這波來勢洶洶的韓流繼續推拱著韓向前衝刺,但這不論對韓國瑜或國民黨而言都是雙面刃,是非常嚴肅的挑戰。

去年高雄市長選舉,韓國瑜「登陸鳳山、夜襲旗山、挺進岡山」3場成功的造勢,以一瓶礦泉水,不請客、沒有競選總部的「三不四沒有」,和不口出惡言的選舉風範,展現非典型國民黨的新作風。他喊出不要貧窮,不要意識形態,要外銷找訂單;直斥「民進黨不是高雄人的爸爸」,要求政客勿忘民主的初衷及對選民的承諾。韓流不僅翻轉高雄,也翻轉了民進黨的執政根基,訴求也從去年九合一選舉時的「貨出去、人進來」,轉化成當前的「台灣安全、人民有錢」。

韓國瑜認為,「韓流」是一個代名詞,關鍵是民心思變,民心不滿。確實,台灣近20年來,國、民兩黨幾度輪替執政,民眾卻只能反覆擺盪在希望與失望間,在藍綠中比誰較不爛,坐看亞洲國家GDP快速成長,台灣卻淪為獨憔悴的斯人,人均所得被港、澳、星、南韓遠遠拉開。

韓國瑜對前3任總統的批評,引起不少爭議,有人指責他「自認天命,得罪滿朝」,民進黨發言人及馬英九辦公室都發出新聞稿澄清,吳敦義也強調「不完全認同」他的說法。

但這還不是最讓人捏冷汗的言論,韓國瑜在哈佛大學說,台灣「國防靠美國、科技靠日本、市場靠中國、努力靠自己」,讓許多人不以為認為然,尤其國防依賴美國,固然是長期以來的事實,但有志大位者應有更宏觀與長遠的思維,帶領台灣走上和平與發大財的未來,豈能安於仰人鼻息的現狀。而更上位有關台灣定位的問題,韓國瑜堅持「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反對一國兩制的論述,也未跳脫傳統藍營的思考。韓國瑜如果無法跳出藍營的思維,一旦真在明年大選時面對柯文哲爭搶中間選民,不見得會有優勢。

真正的主流民意是希望終止藍綠惡鬥、兩岸和平、台灣經濟再起、人民發大財。過去20年,台灣藍綠輪流執政,誠如台北市長柯文哲所言,這是歷史共業,大家都有份。韓國瑜的論述必須超脫藍綠,從高雄經驗中昇華出更大的格局。

韓國瑜必須不忘初心,帶領國民黨超越國民黨,否則就沒有參選明年總統的正當性。高雄三山造勢最大的啟示就是跨越政黨,廣大的無色中間選民是他的靠山、接地氣是他的本錢,將高雄經驗提升成新時代無色選民當家作主、兩岸合作雙贏的路徑圖。如果他和其他老藍男一樣活在舒適圈,依靠藍營基本盤論述,那就失去參選的意義。

#中時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