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政府藉詞打假、箝制言論自由的行動,一波接一波。

先是蘇貞昌公然喝斥NCC,主委被請辭;接著,NCC仰體上意,重懲中天新聞台幣100萬;再緊接著,蔡英文、陳菊紛紛在鄭南榕紀念會上,扭曲Nylon言論自由主張,聲言嚴打假新聞,護衛民主。同一天,蘇貞昌偕同陸委會演出似真似假的「中共收買台灣在地網紅粉專」新聞劇,一群「俯首甘為馬前卒」的大學生也適時組成「抵制假新聞陣線」,誓言要控制校園商家電視轉台權,還有一批傳播系所師生跟著瞎起鬨連署,力挺NCC嚴懲媒體。

蘇貞昌口中的恐怖分子大陸學人李毅,遭到移民署和陸委會聯手驅逐出境。四天後,蔡英文召開國安會議,拍板定案,凡宣揚「一國兩制」、「習五點」、主張「武統」者,通通禁止入境。

行政院通過「中華民國刑法」、「陸海空軍刑法」、「公民投票法」條文修正草案,「以廣播電視、電子通訊、網際網路或其他傳播工具散布不實資訊」可加重二分之一的規定。未來再發生「文旦之亂」等相類似行為,最高可處三年徒刑或併科卅萬元罰金。至此,民進黨精心操盤的「打假新聞、捍衛言論自由」的新聞連續劇告一段落。

仔細檢審這一個多月來蔡蘇政府打假新聞的行動,其實是將不同意民進黨的言論、不利於該黨統治的言論,通通和假新聞畫上等號;接著,再藉台灣關係法40周年、共軍機艦繞台之際,將不贊成台獨的言論,包括但不限於「一國兩制」、「九二共識」、「和平協議」,與「假新聞」、「影響國安」、「威脅民主政治」、「傷害言論自由」通通畫上了等號。一言以蔽之,所謂打假新聞的最終目的,就是「箝制反台獨言論,捍衛民進黨政權」!

回顧新聞史,假新聞往往和執政當局脫不了干係。

2006年,NCC剛剛成立。陳菊與黃俊英對壘高雄市長選舉,在投票前夕深夜,陳其邁召開記者會,指控黃俊英發放走路工,涉嫌賄選。記者會上,既沒有傳播媒體質疑陳其邁的證據,也沒有一家媒體膽敢獨漏「走路工事件」,於是,走路工新聞在投票日前晚深夜發酵,投票日當天擴散,黃俊英陣營措手不及,以些微差距飲恨敗北。

事後查證與司法判決的結果,所謂走路工事件,根本與黃俊英競選總部無關,而是陳菊、陳其邁陣營(或民進黨?)炮製的假訊息。

確實,陳其邁選前之夜有召開記者會,所以,報導記者會的內容是「真新聞」;但是,資訊是假的,是捏造的。這樣的「假新聞」,假出一個市長,假出一大批政壇新貴,假出一大堆包括慶富案在內的弊案,假出了高雄市「遇水則發」的數千個坑坑洞洞,還鬱悶死了一位謙謙學者,該當何罪?媒體又該負什麼樣的責任?請問兩個力挺政府打假新聞的學生團體,如何制止類似的假新聞再度發生?NCC事後懲罰,真能讓時空倒轉,還黃俊英和高雄市民一個公道嗎?如今高居總統府祕書長的陳菊和兼任行政院資安長的陳其邁,老賊喊捉新賊,高喊打假新聞,難道不覺羞愧?

有太多證據顯示,受限於資訊不公開和資訊不對等,執政當局才是假新聞的始作俑者和最大來源!蔡蘇政府若是真心誠意打假新聞、維護言論自由,就請徹查走路工事件假新聞,實踐轉型正義,追回因這則假新聞事件而獲利人士與團體的不當得利,還黃俊英在天之靈及高雄市民一個公道。

當假新聞和箝制反台獨言論、反民進黨言論畫上等號時,台灣的民主政治已然死亡。

#黃俊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