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復時台灣從萬民熱烈歡迎回歸祖國,到228時將數以百計的外省人活活打死,其催化劑就是「仇中意識」,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以訛傳訛的人事任用曲扭。

時至今日,在台獨的長年歪曲下,眾口鑠金,包括高中歷史教科書,就以陳儀麾下的九個處長僅一名為台籍,抨擊當時把台灣人當是二等國民。李登輝稱「長官公署來取代日本的總督府,重要職位都被大陸來的外省人獨占,本省人只能從事基層職務。」

可是,日據時期公務員等級,和我們現在一樣分三階,我們是簡、薦、委(就是軍職的將、校、尉),日據時期是敕、奏、判。1945年時,相當於現在簡任的敕任官,台灣人只有1人(是教授非行政官員),日本人有166人,但是光復後一年,本省人已有36人出任簡任官,高等文官比例迅速提高至8.1%。

中級文官,日據時期奏任官台灣人僅有53人,日本人是2293人,台灣人僅占2.3%。但是光復後薦任公務員本省人高達806人,占25.6%,這與日據50年僅有2.3%的比例是不可比擬的。至於低階公務員,本省人的比例也是從26.0%增至70.1%。

此外,光復時,台灣僅有台北、新竹、台中、台南、高雄、花蓮和台東等七個縣,但台北、新竹、高雄三個大縣縣長和台北市市長,分別由本省人連震東、劉啟光、謝東閔與黃朝琴等出任;唯一的媒體台灣廣播電台總台長、和新生報發行人,也分別由本省人林忠和李萬居出任。這些要職在日據期間,沒有一位台灣人出任過。這樣的人事任命,是祖國視台胞為骨肉推心置腹,怎能曲解汙衊說成台灣人是二等國民呢?

在警政方面,陳儀也是重用本省人,計新招訓警官496名、其中本省人417名,占84.1%,警員本省人2167名,占96%。

再者,台灣是二戰結束突然光復,由於沒有台人的公務員隊伍,如前所述,高階一個都沒有、中階只有2.3%,但公務員的養成需要一個過程,但在如此困境下,祖國仍在一年內破格提拔750人,這在日據時期也是不可能的。

台獨另一歪曲歷史的手法,就是以個別的不當人事案件為例抨擊,用以偏蓋全的方式,全盤否定陳儀破格大量晉用台灣同胞;事實上,今天民進黨執政,就個別的人事案件,例如吳音寧出任北農經理、民進黨大老吳乃仁女兒吳怡青出任台苯董事長、蔡英文表姊林美珠出掌台灣金聯,但我們沒有因為個別的案例,就全盤否定現在公務員體系的升遷公平性。

獨派(包括李登輝)完全不提日帝在公務體系的高強度歧視待遇,反而對祖國破格晉用台胞視若無睹,以偏蓋全極盡抹黑之能事,目的就是製造當代的「仇中意識」以妄求其能永遠執政。(作者為中國統一聯盟主席)

#日據時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