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節是紀念逝去先人的日子,恰巧也成筆者紀念失去言論自由的一天。就是筆者的臉書粉專,批評了前法務部長邱太三干預司法的行徑,也將NCC與納粹德國相比擬。筆者粉專就被一群疑似長期監控的網軍惡意檢舉。剛好就在紀念鄭南榕的「言論自由日」當週。

如此箝制言論的勾當,已發生在筆者身上4次,有類似情況的人士,尚包括陳長文、郭冠英、侯漢廷、黃士修、孫繼正、洛杉基,以及為數眾多的非民進黨粉專,實族繁不及備載。

換言之,這應是一群有組織、具背景、含政治目的的國家級網軍(至少有政黨支持),如蟑螂般,偷偷摸摸在暗地裡檢舉「言論不良份子」。對此筆者與相關人士在前年的7月曾舉辦過記者會,把這種惡意檢舉的問題向媒體提出。指出常是引用「台巴子」等調侃語句,就遭一群熟稔臉書檢舉機制的網軍「藉機關台」。在記者會上被批評後,這些人會沈寂一下,然只要閃過新聞注意力,這群網軍立即故態復萌,依然挑同樣字眼以「仇恨言論」,甚至「生殖器外露」等名義惡意檢舉,讓多個包括洛杉基與本人的粉專再度關閉,為時從24小時到30天。

弔詭的是,筆者在此時機,發現到一個有趣現象。這群檢舉大軍,似乎有著如農委會遭爆料的1450萬「網軍基金」,能夠四處收買如「卡提諾狂新聞」等高流量粉專。就在1年多前的「臉書漂綠」新聞鬧得沸沸揚揚當下,可發現一股來自政府的反制機制,透過網紅與親政府粉專,抹黑與嘲諷舉辦記者會的當事人。

如此的網路操控機制,最驚悚處實非某指定粉專遭檢舉,而恐是執政黨一系列針對不義年改、一例一休、全國停電、外交挫敗、兩岸停滯、能源議題、民調低迷、前瞻計畫等大失民心的事件,而調配出的「意見引導」機制。

許多人對農委會為何在毫無執行活動的狀態下,會有1450萬元的網軍預算,感到事有蹊蹺。這筆預算恐非用於推廣農業政策的公關費,而是執行更綿密、更邪惡的網軍費用,實際作為不亞於納粹的祕密警察,或鐵幕史塔西。

請注意,這筆預算僅納入農委會,尚未記入其他政府部門的網軍預算,也不包含數位政府以及其所隸屬的g0v.tw零時政府,所推出的一系列網路倡議。某些軟體如「真的假的line bot」、新聞小幫手、美玉姨,有濃濃的輿情防火牆,可主動的用於引導風向,或是被動的監控網路輿情。更遑論政府用於箝制言論的「打假消息法案」。

這就是語言學家喬姆斯基(Noam Chomsky)的那句名言:「控制一個國家,極權主義靠的是棒子,民主主義靠謊言。」有著執政黨俐落,且無所不在的網軍,結果就是兩岸在言論自由上,早已統一。 (作者為作家)

#網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