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談判漸入尾聲,談判焦點之一的人民幣匯率問題,似乎已取得共識。在剛落幕的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習近平重申,大陸不會用以鄰為壑的貨幣貶值政策,提高大陸的出口競爭力,將尊重市場精神、秉持開放原則,不斷完善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促進全球經濟穩定發展。與此同時,美國財政部即將公布的半年一次外匯政策報告,預期也不會將大陸納入匯率操縱國名單。人民幣將因而獲得喘息機會,人行貨幣政策操作空間也將增加。

台灣未能加入任何貨幣互換協議,就只能依靠自身的外匯存底,來因應可能的金融危機,這是很大的金融風險。圖為銀行員工展示新台幣與人民幣。(本報系資料照片)
台灣未能加入任何貨幣互換協議,就只能依靠自身的外匯存底,來因應可能的金融危機,這是很大的金融風險。圖為銀行員工展示新台幣與人民幣。(本報系資料照片)

在此同時,南太平洋一座小島上正準備上演一場區域貨幣革命。根據日經新聞報導,「東協+3」財長與央行總裁本周將於斐濟召開聯席會議,會中大陸打算提出以人民幣及日圓當作主要交換媒介的新貨幣互換機制,改變《清邁倡議》以美元為資金融通工具的共識。此舉無疑將弱化美元角色,並增加人民幣在東南亞地區的使用與交易,甚至拉高各國儲備貨幣中人民幣占比,進而提升人民幣的國際地位。

自2009年大陸加快人民幣國際化腳步以來,人民幣與美元在國際上的衝突戲碼就不斷上演。不管是力爭人民幣作為跨境貿易結算與投資貨幣,或是在全世界廣設人民幣離岸中心,再或是爭取人民幣納入SDR成為計價通貨籃成員,都是具體的事蹟。儘管最近在內部經濟結構調整與外部中美貿易戰的壓力下,人民幣國際化步調稍微放慢一些,但做為推動一帶一路、挑戰美元霸主地位與爭取國際話語權的重要利器,人民幣國際化始終是一個必須達成的國家戰略目標。

其實,不只是大陸,東南亞國家最近隨著經濟實力快速攀升,也一直想擺脫依賴美元的習慣。因為自2008年金融海嘯後,這些國家深刻體認到,在貨幣政策深受美元干擾下,不只無助區域經濟體的經貿往來與資金流通,反而會加劇金融市場震盪。必須大刀闊斧改變唯美元馬首是瞻現況,加強本幣與其他主要經貿夥伴國家貨幣(如人民幣與日圓等)的鏈結,不把所有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才能有效分散風險。

今年4月召開的東協財長與央行行長會議,印尼、泰國、馬來西亞及菲律賓等4國央行簽署《本幣結算框架系列協議》,鼓勵使用本地貨幣進行貿易結算與投資。稍早前,印尼、馬來西亞及泰國也分別與大陸續簽貨幣互換協議,目的都是想要降低區域經貿與金融系統對美元的依賴性,同時促進經貿往來並強化金融風險防範能力。

不可諱言,在人民幣國際化的框架下,當前大陸積極推動的亞洲區域經貿整合(如RCEP),或是東亞區域金融合作(如此次「東協+3」新貨幣互換機制),都帶有「去美元化」的戰略意圖,但不見得完全是大陸主動,某部分也是源自於東南亞國家自身的潛在需求。不管是基於經貿互通有無或區域金融安全防護網建置的考量,納入全球經濟規模第二的國家貨幣,本來就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

面對這樣的趨勢,當台灣把新南向設定為對外經濟發展主軸,想要融入東亞區域經濟與金融合作體系,無可避免還是得先解決與大陸之間的問題。換句話說,兩岸關係遲遲無法改善,對爭取加入任何一個國際經貿或金融合作組織而言,台灣都很難越雷池一步。尤其是當未來大陸在國際經貿的角色愈來愈吃重時,台灣被邊緣化的問題也會隨之放大。

就以此次「東協+3」新貨幣互換機制來看,當這類區域金融安全防護網逐漸形成,台灣卻遲遲無法加入,未來面對的可能不只是邊緣化,而是高度的金融風險。觀察最近幾次的金融危機事件,可以發現,外溢衝擊效應一次大於一次,光靠單一國家的政策,已經很難抵禦這類外溢衝擊,必須聯合其他國家力量,才能有效阻絕金融危機的擴散。

台灣未能加入任何貨幣互換協議,就只能依靠自身的外匯存底,來因應可能的金融危機,這是很大的金融風險。因此,即便可能仍是狗吠火車,但我們還是要沉重地呼籲政府趕緊打破兩岸僵局,才有機會加入區域經濟或金融合作組織,這才是台灣安全的保障。

#旺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