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應是國民黨內最熱烈期待的總統候選人韓國瑜,4月30日以四點聲明表示,國民黨的現況總統大選初選民調,由於他身為高雄市長,肩膀上有市民的期待,沒有辦法參加。

易說服其他參選人

最初,國民黨對於人選出爐的解決之道共考量到2種:一種是直接徵召韓國瑜代表國民黨選總統,另一種是徵召韓國瑜參加黨內初選,但韓國瑜曾經表示不會參加黨內初選,所以一直認為採「徵召方式」可能比較適合。

但是面對黨內停辦初選、徵召韓國瑜的聲浪,有意透過初選參選的人也有不同的聲音。因此基於黨內團結,以及公平原則的考量,捨棄了「直接徵召」的方式,而希望以「協商」方式、以民調高低做為徵召依據。這就是國民黨初選規則擬改為「民調徵召」的思想來源。

可是4月24日國民黨中常會中黨主席吳敦義將3項來自於中常委的提案,在併同討論後就裁示:「把主動和被動參與總統初選的候選人,全部納入在初選民調。」這個「民調徵召」才開始有了峰迴路轉的跡象:

1、「民調徵召」是有制度的運作:當國民黨黨內總統選舉的操作模式,最後一定是「徵召方式」時,只要不是「指定徵召」,而是徵召機制的確立,在全代會之前做民調,讓民調最高的人就徵召他,較易說服其他的參選人。

2、「民調徵召」讓韓國瑜有參選的正當性:他要的是如何去面對高雄市民說出參選的正當性。至少「這個徵召模式對韓國瑜最不傷的,因為韓國瑜是在這場機制中贏了民調,而不是直接被徵召」。

3、「民調徵召」給其他所有參選人都有漂亮的台階下台:一名國民黨內的人士說:「我們一定要有一個機制,才能讓所有的太陽們有下台階的機會。」

所以,韓國瑜在吳韓會後,雖仍稱是被動尊重黨中央新提名辦法的安排,但也形同正式宣布,被動加入國民黨的總統初選。

但是國民黨黨內提名作業是否就此就一路順暢?根據4月24日中常會通過提案訂特別辦法,是傾向改採全民調,這是吳敦義冒著外界為韓國瑜「量身訂做」的質疑,為韓保留參加初選機會,釋出善意。

高雄市民恐有反彈

但是王金平至今仍是反對由「七三制」改成「全民調」。吳王會雖敲定5月2日舉行,但是想說服王金平恐仍有很大難度。而影響所及,國民黨組發會本計畫按照中常會達成的共識,擬定「2020總統提名特別辦法」,恐怕會波及到5月8日送交中常會通過的時程。接下來,5月15日送交總統提名作業要點和時程至中常會通過,6月左右進行全民調,7月中上旬前產生候選人,7月28日全代會上正式提名總統候選人的時程,就受到前列因素的影響而挪後。而依民進黨目前規畫,總統初選民調在5月27到31日進行,6月5日公告總統提名名單。相對來看,國民黨的作業顯見會遲緩很多。

再來,即使最後是民調中贏得勝選,韓國瑜可解說之所以接受參予總統選舉,對他來說,那是黨因他民調最高才徵召,並非他個人原始意向;但對多數高雄市民來說,韓就任不到7個月,竟然又要轉換跑道,恐怕是會有反彈。如何妥善來處理,不應只是韓國瑜本人面對,國民黨全黨以及要求韓出馬的韓粉,都應有責任。(作者為澳門理工學院名譽教授)

#徵召 #韓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