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報》昨日報導,今年兩岸氣氛對峙,綠營更頻頻操作敏感議題拉抬選情,但陸生報名台灣大專院校碩博士班的人數卻「逆勢成長」,超過去年的2078人和前年的1829人,達到2483人。

光以蔡政府執政下陸生報名數增長來看,似乎是有點反常的「逆勢成長」,但事實上,同一政府執政的不同階段也難以一概而論。如果考慮到去年九合一的「綠地變藍天」,以及2020大選目前綠營的弱勢和政黨輪替的較大概率,那麼,今年陸生報名數字的增加,反而就更像是「順勢」的回暖了。

畢竟,過往經驗表明,兩岸關係冷暖的確影響陸生報名台校的意願,蔡政府執政以來,此前剛剛得益於採認大陸學歷範圍擴大及招生名額增加而上升的陸生來台趨勢,很快回落並降至低谷。台校招收陸生的巨大潛力可謂「還沒起飛就先降落」。

現在,由於大陸民眾對台灣及兩岸關係的預期有轉暖的趨勢,報名台校人數呈現一定回潮也屬合理。當然,具體增長原因如何,還需更多調查支撐。

不過,整體來看,台灣院校招收陸生的名額仍然非常有限,陸生來台就學的人數,與其他留學標的全然不在一個量級。根據國際教育協會數據,2016至2017年度赴美留學的中國大陸學生人數超過35萬人。而內地學生赴香港就學的人數也早在數年前就突破「萬級」。

從這個角度來說,台校招收陸生這每年幾百人次的變動幅度,實在微乎其微。其實,台灣的整體高等教育資源絕不亞於香港,高校、師資儲備及招生潛力更是超過,性價比也划算得多。然而,港校對招收外地學生的開放程度讓台校望而項背,對陸生過多的法令限制和不足的配套保障,更是台校一大命門。如此一來,學校少、人均資源更為有限的港校,反而容納遠超在台陸生的規模。

另一方面,評估台校招收陸生的成績單,不能光看數量,質量也很重要。「陸生元年」開放陸生以來,早期來台讀研陸生大多畢業自985以上名校,可見彼時台校對陸生尚有較強吸引力。幾年之間,不只願意來台的大陸名校生比例明顯下滑,甚至已經出現台生赴陸就學,搶著讀北大清華的風氣,這才更像是兩岸高等教育版圖的真正逆轉。

就是這關鍵的幾年,「台清交成」對大陸高校的「優越感」迅速萎縮。即使功利的大學排名並非衡量大學優劣的完美標準,但大陸高校在幾大世界大學排行榜上對台灣高校的集體超車,乃至大陸985前段院校辦學經費紛紛超過台大,已經在重塑兩岸高校實力對比的基本盤。

所以,現在對於台灣高等教育來說,不是光看政治氣氛,兩岸轉暖多收陸生就萬事大吉,繼續混下去的時候,也早已不是計算今年多招或少招了幾百個陸生,眼裡盯著看不出個體差異的數字的時候了。

青年可以扮演兩岸民間的潤滑劑和搭橋者。在招收陸生這件事上,教育部門和大學校方或許應該思考的是:其一,究竟要不要擴大招生規模?如果要,該鬆綁的要鬆綁,該配套的要配套,否則何以推進?以及,究竟是要去搶「大陸和世界名校剩下的」陸生,還是把台灣對於陸生的優勢全面激活,去和全球強手競爭、爭取第一流的陸生?

甚至這兩個問題,把「陸生」換成「僑生」、「外生」,都值得一問。(作者為台大政研所碩士)

#陸生 #985 #台灣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