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世紀,中華民族有兩次大解放,性質不同,意義均大。一為百年前1919年的五四運動,一為40年前的改革開放,前者讓民國時期的社會思潮生機盎然,後者令封窒已久的經濟活力奔放噴發。因為前者解放了2000年來罷黜百家後的思想禁錮,後者扭轉了500年來大海洋時代的閉關鎖國。

五四發生於清末民初,那個時代對中華民族而言正是「千年未有之大變局」,從來位居全球前沿、甚至第一的中國,竟然在1840年的鴉片戰爭中挫敗,被西方列強(後來加上日本)打得昏天暗地。1919年的中國知識分子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深刻反思,希望找到問題癥結,為中華民族找到一條出路。

從歷史發展的脈絡來看,近代中華民族國運之由盛轉衰有近、中、遠3個關鍵因素,近期是錯失了18世紀發生於西歐的工業革命及近代資本主義,但之所以錯失又與中期因素有關,即中國在600年前成為世界第一個海洋強國之後卻又自絕於海洋,由此進入閉關鎖國,倒過頭來被同時擁有海洋強國加工業革命加資本主義的西方帝國主義痛毆。

至於遠期則是遠到2200年前、西漢時期開始的罷黜百家獨尊儒術。中國在春秋戰國時代,思想學術百花齊放,美學、法學、科學、醫學、哲學、兵學等,漪歟盛哉,獨尊儒術後只剩下了經學,之後更進入了科舉時代,開科取士,所有知識分子成天都在經書裡翻騰。

五四可以被看作是一次針對2000年前獨尊儒術的撥亂反正。表面看是打倒孔家店,是倡導白話文,是反科舉、反封建,實質則是在否定經學之餘,給禁錮了2000年的整體思想找回了重新發展的生機。今天人們回顧在所謂的「民國時期」可以看到社會思潮的生機盎然,不僅民間活力充沛,連官府甚至軍閥的思想都不保守。在一定程度上,這或許也給60年後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提供了重要的啟示。

1979年鄧小平的改革開放,表面上是為了改變之前30年中國大陸的計畫經濟與公有體制,實質則是根本扭轉了中國自絕於海洋時代500年來的鎖國狀態,重新跟全球接軌。正是因為如此,中國抓回了讓近代中國因錯失而由盛轉衰的三個機遇:市場經濟、工業化及海洋大國。這次解放使中國以短短40年時間重新站上全球老二的地位。至於百年前的五四解放,則仍在進行之中,畢竟它要解放的是已被禁錮2000年的諸子百家,需要的時間與過程比較漫長。

幾年前,中國也是世界第一顆量子衛星發射升空,取名「墨子號」,似乎意謂著這樣的過程與時代正在開始。

(作者為香港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五四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