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夏潮聯合會〉主辦的「百年話五四」演講會上,有談到〈重新反思五四的反傳統〉和〈吳濁流論五四運動〉。但吳濁流的作品《無花果》和《台灣連翹》,其中有關二二八事件的記述和評論,其實錯誤甚多,卻常被台獨引用。

事實上,吳濁流的許多論點近似「道聽塗說」或「人云亦云」。他自己就說:「我的生活態度隨便,不是學究型的,對一切東西,只不過是表面的觀察,有沒有捕捉到真相,沒有自信。加以經過二十年,記憶已模糊。」而其相關評論則不乏毫無事實根據的偏頗「臆測」、「栽贓」或「杜撰」。尤其是對行政長官陳儀作為的臆測,對半山人士黃朝琴、游彌堅和劉啟光等人的批評,以及事件中若干人士失蹤或遇難的原因,多未提出具體事證,甚至語焉不詳,尤有甚者,一些別有用心及不下功夫追根究柢的學者,未能詳加審視,竟遽然引用吳濁流的記述和評論,中傷詆毀國民政府,更令人不齒。

往者已矣!暫且不論吳氏的過錯是無心或無知,抑或故意或有預謀,與其追究他的過錯,不如希望讀者諸君今後閱讀或引述他的記述和評論時,都能慎思明辨其真偽。儘管吳氏對於政府處理二二八事件曾有不同看法,並提出諸多批評,但是他一生心懷「祖國」,始終未有二心。他的真正意念和心願,可以從他希望「使台灣成為烏托邦」,以及「努力建設身心寬裕而自由的台灣,就是住在台灣的人的任務。」這是他「所抱的理想境地之建議」,並自我比喻為「愚公的子孫」,表示「不惜像愚公移山一般努力奮鬥」,甚至認為「這樣做下去,我所構想的理想世界就會出現」等情節,便可以看出端倪!

此外,吳氏奉勸大家不要「說什麼外省人啦,本省人啦,做愚蠢的爭吵」,並表示「努力建設身心寬裕而自由的台灣」,「是不分外省人或本省人的」任務。

在紀念這五四百年的時候,台灣的愚公的子孫們,實在該好好反省。(作者為前外交官)

#本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