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五四運動100周年,五四運動發自當時學子們對中國百年來的落後與所受外國屈辱國恥的憤怒,對中國至關重要,為中共後來領導中國走向如今的富強提供了先期條件。可惜當年中國教育機構受到一批食古不化的頑固留美自由派長期把持,錯誤地把中國當時的悲慘,歸罪於中華文化,矯枉過正,把中華文化給閹割了,貽害子孫之大之久,遠超60年代「文化大革命」,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正在超越的。

所幸中華文化重新受到了重視,為中國乃至全世界文明繼續弘揚光大,五四精神得以發揚,這精神想是愛國、愛科學、愛不受外侮的自由。

五四100周年之際,正好楊振寧先生就中國建造大對撞機再度表示反對,引起中國科學界的正反兩方面論戰,無論正反兩方面的觀點,這種論戰是好現象,體現了科學界的成熟,立論不必因大師的觀念而苟同,或故意唱反調而以言廢人,科學家們不因意見分歧而失去對大師尊敬。

諾貝爾物理獎獲得者,很少有在他們作出物理發現的第2年就獲獎的,但愛因斯坦、李政道與楊振寧就是,說明了他們的物理發現的重要性與偉大,大多數獲獎者是在其發現之後若干年才獲獎,其發現當然重要,但也不無「終身成就獎」味道。

世上沒有無可挑剔的聖人,楊振寧是位科技巨人,他回祖國教學英才多年,晚年落葉歸根,正是五四運動的愛國主義的一種表現,祝福老人家全家幸福健康。(作者為太空工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