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通俄門」司法調查結案,川普總統全身而退,但是將近兩個月以來,共和、民主兩黨惡鬥不休,主戰場從司法部轉到眾議院,民主黨議員接棒調查,信誓旦旦要對川普總統和司法部長巴維理發動彈劾,民主黨領袖裴洛西則四處滅火,她的判斷是彈劾勢不可為。而另一方,共和黨主控的參議院正在醞釀反制,司法委員會主席葛萊姆對歐巴馬政府當年政治偵防川普競選團隊,以及「通俄門」如何啟動的前因後果和人謀不臧,都要一一進行反調查。兩黨分居參眾兩院多數,重兵對峙,像是「長平之役」還沒有打完。

長平之役是中國歷史上最早的大規模殲滅戰,發生在戰國時代,秦國與趙國雙方出動傾國之師,打了3年,結果秦軍慘勝,號稱阬殺趙軍40萬。長平戰役是歷史轉折點,自此秦國天下無敵。

「通俄門」司法調查在美國當代政治的份量,原來幾乎是一座長平之戰式的分水嶺。實力強大的進攻的一方,結合了四股力量,包括民主黨全黨和整個美國主流媒體滴水不漏,加上原先已經押寶「儲君」希拉蕊必勝的國安和情治系統下的官僚僚屬,以及一部分抵制川普民粹運動的共和黨建制派,其意圖毫無疑問便是要殲滅川普:他們一方面要先發制人,令素人川普倉皇去職,另一方面轉移焦點,盡可能避免當初不當輔選希拉蕊的事跡敗露。

其現象有:兩年以來主流媒體和民主黨議員每天沒日沒夜地指控川普通俄,前中央情報局局長布瑞南擔任MSNBC分析師,指稱川普叛國;前國家情報局局長克萊波擔任CNN分析師加以呼應;前聯邦調查局長柯米將他與川普的機密談話紀錄向新聞界洩露,藉以啟動通俄調查;前副局長麥凱布則顯然考慮發動憲法第25修正案將總統逼退。於是特別檢察官穆勒組織了一個絕大部分為民主黨人的空前龐大調查團隊,調查耗費納稅人3000萬美元之巨,絕不調查布瑞南、克萊波、柯米和麥凱布,而是調查川普。

不料,其調查結果是川普沒有通俄!這場美利堅長平大戰改寫了歷史,爆出冷門,秦兵竟然戰敗。川普類似於趙國的一方,儘管實力較弱,但是他畢竟沒有通俄罪證,而他選用了聲譽甚佳的前紐約市長、著名前聯邦檢察官朱利安尼擔任辯護律師,避免犯下攻防錯誤。歷史上檢討長平,認為趙王棄用老將廉頗,而起用紙上談兵的趙括,導致大敗,川普卻做了正確的選擇。

歷史上的長平之戰,秦國大將白起是一號人物。白起名將殺人如麻,六國聞風喪膽。事實上,在特別檢察官穆勒的團隊便有猛士魏茲曼檢察官,他專辦高調複雜案件,能夠不惜一切代價完成任務。他的功績包括在紐約將黑手黨定罪,在德州將安隆能源公司高管定罪,他並且留下一個紀錄,便是搞垮著名五大國際會計師事務所之一的安達信。

在2001年,魏茲曼將安達信以妨害司法的罪名起訴,並且讓南德州聯邦地方法院接受他提供的錯誤的陪審團法律指示,而宣判該公司有罪。案件上訴,結果在2005年美國最高法院以9票對0票一致推翻了安達信判決,但正義來得太遲,此時安達信卻已經解體了。

我好奇的是,既然經典酷吏魏茲曼都沒能打贏長平之戰,那麼國會硬拗,是真的想要扳回一城,還是別有所圖?

(作者為美國律師、法學博士)

#通俄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