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美國出版了一本傳記,書名《美國世紀終結的代表人物郝爾布魯克》(Our Man: Richard Holbrooke and the End of the American Century),寫的是曾任美駐聯合國大使和亞太事務助理國務卿的郝爾布魯克(Richard Holbrooke),頗為轟動,原因是作者把這位極具爭議性的人物寫活了。傳記一方面推崇郝的外交成就,同時指出他人格的缺陷,讓人卑視。譬如說他為了在官場向上爬,不擇手段的欺下媚上。更不應該的是引誘好友的太太,始亂終棄。他一生結過3次婚,但對每位太太都不忠實,視子女如無物。可是他在外交上的成就,卻可流傳千古。尤其是他傾全力斡旋巴爾幹半島上不同種族因宗教信仰相互殘殺的戰爭,避免了一場浩劫,西方世界認為是外交奇蹟。

在台灣,郝爾布魯克不是家喻戶曉的人物,可是他的名字總勾起舊恨,錢復是他的死對頭,前不久程建人提起他,說美台斷交後,和楊西崑次長談判時,倨傲的把腳放在桌子上的就是此君。

1941年郝爾布魯克出生紐約的一個猶太家庭,從小就懂得巴結權貴,因此他中學時最好的朋友是曾任國務卿魯斯克的兒子,大學畢業後想進《紐約時報》當記者,但沒被錄取,後來應外交官考試,進如國務院,首次外放,派到越南,和雷克(Anthony Lake)同事,成為交稱莫逆的好友,後因郝勾引雷的太太,兩人的友誼毀於一旦,變成敵人。柯林頓入主白宮後,雷克出任國家安全顧問,權傾一時,職位遠高於郝,總算報了一箭之仇。

郝爾布魯克在越南任職6年,先後經過兩任美國大使洛奇和泰勒將軍,都是郝極力巴結與討好的對象,甘迺迪執政時國務院的亞太助卿是民主黨大老哈里曼,更是郝不遺餘力攀附的對象,居然贏得哈翁的歡心,收郝為乾兒子,一度追隨哈里曼在巴黎和越共舉行談判。後來哈里曼過世,郝用盡心機爭取在喪禮上致悼詞的機會,以彰顯他和哈里曼非比尋常的關係。在亞太助卿任內,為了要貼近國務卿范錫,經常自行闖入范卿的車隊隨行,弄得范卿的機要秘書不得不下條子給他,告訴他以後不可非請自到。

郝如此不擇手段的在政壇上鑽營奔走,自是與人結怨,樹敵甚多,可想而知。卡特競選總統時,郝是外交團隊助選策士之一,選後論功行賞,郝成為國務院有史以來最年輕(35歲)的主管亞太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在安排人事布局時,郝建議卡特不要任用布里辛斯基為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後為布知悉,加上郝以前在越共駐寮國大使面前說過布的壞話,新仇舊恨,使布對郝恨之入骨,一度想把他開革,雖沒得逞,卻使郝在助卿任內吃盡苦頭,尤其是在郝主管的與中共關係正常化一事上,布聯合白宮國安會中國事務專家奧森柏格,把持了所有和中共建交的秘密談判,讓郝完全蒙在鼓裡。

一直到建交公報公布前夕,都不透露任何風聲給他,若非副國務卿克里斯多福堅持,郝連公報內容都不得預聞,可是郝看了公報後,卻也為台灣做了一件好事,儘管他對台灣向無好感。因為公報完全沒提對台軍售,郝對克卿說,這樣的公報在國會過不了關,逼得布才星夜訓令美駐北京聯絡處主任伍考克緊急求見鄧小平重開談判,對台軍售才有停售一年後繼續的諒解。郝這樣做,究竟是為台灣,還是報復布對他的壓抑,只有他自己心裡有數。

郝爾布魯克生前夢寐以求的官位是國務卿,可是在他2010年底死前都沒能如願。他最後的職位是代表總統處理阿富汗及巴基斯坦事務的特使,這是份吃力不討好的差事,他得罪了美國傀儡的阿富汗總統卡塞,卡塞甚至拒絕見他,處此情形下,如何辦外交?而郝在這個使命上的拚命喋喋不休,使歐巴馬感到厭煩,他死前兩天到白宮求見歐巴馬,居然被饗以閉門羹,氣急敗壞的趕到國務院見希拉蕊國務卿,當場心臟病爆發,雖送醫開刀急救,還是回天乏術。2008年希拉蕊競選總統時,郝支持希,如果希拉蕊競選成功,郝極有可能出任國務卿,但歐巴馬擊敗希拉蕊,郝遂和國務卿的大位失之交臂,飲恨終身。

唯一可以告慰郝的是,他的第三任妻子凱蒂(Katie Marton,出生於匈牙利的猶太人,ABC電視已故主播詹寧斯的前妻)在郝過世後,花了一年的時間,在巴黎寫了本兩人愛情故事的書,紀念他的一生。

#國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