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更好的方式?

我們都忘記了,太政治化,就會忽略掉人性。我們在這裡認識了各色各樣的台灣人,讓他們聽聞從前窮鄉僻壤的發展現狀,幫他們擊碎兩邊媒體互相營造的刻板印象,讓他們看到其實我們也沒有那麼多差異,我們剝去政治的外殼以後也是吃喝拉撒睡放屁拉屎會哭會笑會感動的平頭老百姓。

我們跟他們成為好朋友,聽他們說起自己的家鄉,瞭解他們的精神世界,這些不叫推動嗎?我們和台灣人共享台灣的山水人文、宗教美食,這些不叫推動嗎?都直接打入「敵方」內部了!

陸生堅持分享在台灣的所吃所玩所見所聞所感,無論是受之於台灣人恩惠的真情流露或是因台北冬季雨夜的詩興大發,這一切都讓大陸的同學朋友更加嚮往這片神祕之境。這些不叫推動嗎?

文化共振的頻率

其中不得不提老祖宗留下來的那一套,禮義廉恥溫良恭儉讓,這一套牙牙學語就知曉的品德知見,深入骨髓地接引兩岸的共同造化。這是傳統底蘊,是知根知底,是相看兩不厭。溝通課的老師劃下課程重點:「文化為溝通提供生理、物理和心理情境。」什麼意思?這句話說的是文化既然可以成為我們溝通的噪音,那它也可以是共振的奏章。

不能讓台灣人認可大陸,但至少讓他們認可大陸人吧。

有個要好的台灣朋友,喜歡上了來交換的大陸南方姑娘,對方是美術生,學習認真,每天都大量練習線稿,沒時間回覆他的邀約。他懊惱,說自己想要行動卻毫無機會,還擔心對方是不是不喜歡台灣人。我說不會,大陸人很願意認識台灣人。人家不是喜歡畫畫嗎?那帶她去景點寫生啊,自己上網做功課查一下台灣有哪些寫生聖地啊!

他聽完眼睛都亮了,「不錯哦,有你的嘛!」一個天然台獨願意跟我分享私密的感情生活,已經是對我人格的極大肯定了吧。希望他會因為對陸生的一分感情,而少掉一分對於「中國」的抗拒和介懷。

和台獨紙上談兵

圍繞在我們身邊的台灣朋友,絕大部分都是所謂的天然台獨。可是這一點都不可怕,因為如同我們不會改變他們的想法一樣,他們也沒辦法撼動根正苗紅的我們。一開始我就被提醒,台灣人很「虛偽」,他們臉上笑嘻嘻,心裡買買批(四川話裡罵人的)。所以剛來的時候,為了盡快融入,我恨不能在肩上溜一隻和平鴿。

大概半年吧,逐漸走進朋友們的內心,忽然覺得可以理解他們的情感和堅持,甚至覺得如果我出生在這片島嶼,我也會是其中一員。再後來完全熟絡,他們跟我剖析所愛的台灣,在我面前大力斥責「中國」,雖然我也知道很多不堪啦,但不像他們如數家珍。

我們平等溝通、平等交換「危險思想」,真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不像在討論民族大義,那架勢那神態那操作,反倒像在閒談妯娌鄰里八卦。

大亞洲主義

大家想一想,開頭那則新聞裡柯P說的話,實則大有深意:他是不是在講,「為什麼非得台灣回歸大陸,不能是大陸回歸台灣嗎?」為什麼要矮化台灣?台灣也是亞洲的一部分。

美國哈佛大學教授杭廷頓認為,21世紀國際政治角力的核心單位不是國家、而是文明。這是一個以文化自我定位的時代。他主張注重區域整合,特別強調東亞將整合成儒家文化區域。真的想要推動兩岸統一,就別「關心政治」了,好好學習老祖宗留下來的文化更實際,增強對自己民族的文化自信,比什麼都管用。

而台獨人最有效的途徑,也許也是「去中國化」,但最忠誠於祖先的他們,根本無法做到,正如我說過的,來了台灣以後我感受到,台灣,比大陸更「中國」。台灣人不能既否定自己,又承認自己。翻不起波浪的了,台獨甚至某些程度上扮演著促進和催化統一的角色,他們越是上躥下跳,越是容易引起「中央」的不可抗力,這反而在加速統一,說起來倒也有點諷刺。

大亞洲主義的脈搏正在蓄力發生,亞洲大陸和太平洋東線正養精蓄銳蠢蠢欲動。小小女子不懂政治,但我用腳趾頭也能想到,為了對抗西方,未來亞洲會因共同利益而命運交織。

而那時,亞洲各區都想方設法捆綁之時,台獨卻還計較著如何逃脫「魔爪」,難免顯得兒女情長、小家子氣。所以說思維格局之窄闊對於社會前進趨勢來說,也是舉足輕重。

歷史上為了無法改變之事但依然衝破頭撞南牆的故事還少嗎?自古以來,我們就愛看這樣的故事啊!因為人性洶湧滂沱、澎湃激烈、渴慕極致綻放。是這樣一群人使得台灣有情有義,有血有肉,有迷思有神隱有彷徨有吶喊。他們大膽批判整個社會,他們學習新知、預設未來。他們不當鍵盤俠,有真實的口號,他們披荊斬棘,一叢叢玫瑰色少年走上街頭。

每一個台灣人毅然拒絕、與極權抗爭的瞬間,都是台灣人在書寫自己、表達自己,他們在訴說自己的生命,每一筆都濃墨重彩,每一聲都震懾大地。哪怕將來被歷史嘲笑乃至被課本抹去,他們自知問心無愧。馬英九哪有什麼「被討厭的勇氣」啊,台獨人才有吧。

別找我聊統獨

我還是不喜歡政治,別找我聊統獨,愛誰誰。我只真誠地祝福台灣,祝福亞洲,祝福世界。我知道,每個人都是獨特的光源,可以用自己的方式為太陽系增加一道皓曦。因此,每朵星雲裡都有我的一個影子,在銀河間投射出一枚黑洞,待我洗盡鉛華,全身赤裸地蜷縮進去,胎兒一樣安睡。

(廖海珊/世新大學陸生)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