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新加坡可以是全國都是自由經濟貿易區?台灣只有高雄、台中或其他都會區是自貿區,卻不可以?正當中美貿易戰可能常態化之際,自貿區是台灣減緩國際和區域貿易衝突的有利籌碼,蔡政府卻視之如敝屣。

答案其實很簡單,台灣現在任何問題一碰到跟中國大陸有關,任何單純的經濟貿易議題就會被政治立場扭曲變成販賣恐懼的工具。最近爭議不斷的自貿區正是其中代表性的事例。

自貿區全球化平台

台灣四面環海,天然資源缺乏,人口密度卻奇高,經濟發展的動力只有走向國際一途。過去,舉世稱譽的「台灣經驗」如此;未來,也勢必得走這條路。自貿區是其中經濟全球化中的好平台,奈何,政治人物和政務官員換了屁股就都換了腦袋,隨著總統大選的逼近,它被塗上紅色中國的色彩,更被汙名化到好像是將會吞噬台灣產業的毒水猛獸。

蔡政府現在主張不要有自貿區的主要理由之一是,它會使MIT(台灣製造)被中國大陸洗產地和洗標籤成為MIC(中國製造)。

世界貿易組織對於進口原料加工成製造為符合的產地標示規定,它在現地加工的價值必須超過總值的35%,不是隨便來台灣自貿區過個水就可以換標成MIT。蔡政府如果只是一味擔心廠商造假,那政府養那麼多的官員幹什麼?官員當然要有能力去防止、打擊和追緝廠商的造假。

何況,蔡政府實在不能忘記,大數據、物聯網、互聯網和人工智慧是當今世界高端產業發展的主流。官員們也每天高喊要發展這些重點產業。而這些產業最了不起的價值就是溯源追蹤和資訊的透明化。自貿區的造假在這些主流產業監管下是很容易在第一時間被發現的。蔡政府豈能對自己想發展的重點產業如此沒有信心?

蔡政府在販賣恐懼

蔡政府反對自貿區的理由之二是,這些進口原料和半成品將會產生進口替代的排擠效益,使台灣的生產同類產品的農民和廠商受害。這種推論不免以偏概全,也故意漠視事實。以敏感的農產品為例,台灣的紅豆、大蒜和一些大宗蔬果和工業原料其實早已經大部分靠進口,何況自由市場本來就有看不見的手的量價調節功能。政府刻意放大此一衝擊,而且針對大陸大做販賣恐懼,如此扭曲市場的功能,何必多此一舉?

蔡政府如果如此恐中,正確的做法應該更加運用自貿區功能,而且更加擴大它的適用區域。理由是,這樣就更能鼓勵更多的跨國企業來台使用自貿區,製造出更多的MIT,去開發更全球化的通路,以減少對中國大陸市場的過分依賴。就好像新加坡把全國都做成自貿區一樣。

台灣受當今外交現實的羈絆,目前簽有自由貿易協定的國家占總貿易的金額只約9%,相較南國和香港的近50%相去很遠。自貿區是台灣可以突破外交阻隔的有效途徑,也是吸引台商和國際投資的有利籌碼,捨此而不為,還自廢武功,真的是驢到可以!(作者為芬蘭Aalto大學客座教授)

#自貿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