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辛吉2018年底在訪問北京時說:「中美關係再也回不到過去了,要重新定位。兩國都在變,關鍵是要理解如何共存,和尋找新的外交模式,兩國絕不能走向對抗升級。」反覆折衝的中美貿易爭端終於走上攤牌對抗之路,中美關係正面臨比季辛吉的預測還要悲觀的亂局。

美方的貿易談判清單中,隱含著諸多「不平等條款」,包括要求中方限期減少千億美元的貿易順差、停止對先進製造業的補貼、阻止網絡間諜活動進入美方商業網絡、全面開放中國的服務業和農業。美方展現霸氣,咄咄逼人,難怪有評論說,這無異是現代版《辛丑條約》。

從5月9日劉鶴低調率團赴美開展第11輪磋商的陣仗可知,這是一次做好最壞打算,準備應對川普政府啟動貿易戰的攤牌任務。貿易戰火點燃,大陸央視全國聯播即時推出「談,大門敞開;打,奉陪到底」針鋒相對的高端評論,黨政官媒毫不保留地掀起新一輪貿易保衛戰。

全球第1、第2兩大經濟體意圖以提高關稅解決貿易摩擦,最後結果只會兩敗俱傷,相關企業與消費者勢必要承擔後果,付出代價。大陸《人民日報》就說,美方提高關稅只會懲罰美國農民、企業與消費者。然而,戰火能延續多久,取決於中美決策者對民意的抗壓性與承受度。

最近,中方為擔心輿論過度關注貿易爭議,曾政策約束網路對中美談判的評論風向,避免引發遍地烽火,影響談判協議。但在美方展現霸凌式態度後,新華社帶頭發出「蠻橫霸道、仗勢壓力、罔顧規則、不講道義」的激烈評論。

川普打響貿易戰,並非只為扭轉貿易逆差、鞏固產業競爭力,真正的考量,除開展大國戰略較量,延緩中國崛起的步伐,當然有為尋求連任的盤算。近來延緩美朝談判進程、挑起貿易爭端,都有利於川普在選戰中塑造強勢的形象。

中美是台灣重要貿易夥伴,也是相關產業生存的支持力量,貿易衝突爆發,動用關稅相互制裁、報復,如兩極爭議持續惡化,解決方案無法取得妥協,對台灣的進出口貿易乃至產業轉型,都將造成難以估量的傷害與影響。

貿易戰火對台灣的衝擊與影響主要涵蓋政、經兩大面向。今年是關鍵大選年,朝野有意參選者勢必將中美衝突因素列為政見訴求,川普也刻意將打「台灣牌」視為對大陸貿易戰的輔助工具,這就會影響到朝野參選者的靠邊站隊。

蔡英文與川普都面臨連任的壓力,貿易衝突所形成的緊張氛圍,有利於川普對台政策的操作,對蔡當局操弄兩岸政治、軍事、外交對峙等議題,也提供有利元素。藍營參選者也意圖在中美貿易紛爭中挖掘可運用的題材。

從中美初步過招來看,雙方對提高關稅、擴大徵稅領域並沒有平息的跡象,大陸似已做好「持久戰」的政策準備,即使中美元首6月底將出席日本大阪的G20領導人峰會,但並不代表雙方屆時會有妥協方案,這對以出口美國為主的大陸台商將首當其衝,成為貿易戰的犧牲品。

中美貿易戰就像兩頭大象打架,大陸台商與台灣經濟前景恐怕難逃池魚之殃。2020台灣大選,朝野有意參選者對持續升溫的中美貿易戰火,既不能只是盲目思考靠邊站隊,或對急遽變動的政經生態缺乏危機意識,必須妥善因應並提出有利於台灣生存發展的戰略倡議。

#貿易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