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涓潔」應是監察委員戒律的第一條,涓潔不僅指廉潔,不收受賄賂,更重要的意義在不介入社會活動,任何不宜介入之事件、不宜任意發言、不宜出現之場合都必須謹慎。職業倫理所說的「利益衝突」是來自英語,所謂利益(interest),是指「參與」(involvement)的意思,避免不當參與就是涓潔。涓潔不僅是愛惜自身的令譽,也要顧惜監察院與監察委員的地位與名聲。

以往監察委員在宣誓就任之前,均自動退出政黨或是停止政黨運作。任內調查案件行使監察權力,均不能再將任前之各種糾葛帶入職務行使。監察委員既在問責公務員違法失職,那麼由誰來監察監察委員?憲法規定監察委員當然必須依法自律。若違反自律規則而有違法失職之情形,監察委員當然也在受彈劾範圍,因而訂定《監察院監察委員自律規範》,監察委員若有失職或違法,將由監察委員自律制衡。

《監察院監察委員自律規範》第1條表明宗旨,明確要求監察委員之基本形象,公正廉明,貫徹法治,申張正義。並要求維護監察委員依法獨立行使職權,不受任何干涉。在自律規範第2條規定最突出的一點,就是不能介入政治。要求監察委員應依法行使職權,超出黨派,保持中立,任職期間不得從事特定的政治活動或行為。

監察委員不參與有關黨派政治性的活動或行為、不介入黨政派系紛爭、不為政黨或政治團體宣傳其政治主張,監察委員行使職權才能不受政治勢力傾軋。《監察院監察委員自律規範第2條注意事項》也明確規定,連政府舉辦的各項公職人員選舉都必須避免參與攪和,以維護監察委員的獨立超然中立地位。

自第2屆以來,監察委員在就任宣示之前,都依例辭退所有公私職務,尤其政黨關係。若有委員將政黨色彩或原先任職的糾葛帶入議事其間,便會被同僚譏為「未喝孟婆湯就來投胎的」,蒙此笑談之委員莫不羞慚萬分,不敢魯莽造次。

但第5屆監察院出現質變,因政黨輪替,委員分屬兩任總統與立委任命通過,有委員竟以黨派自許,還在就任之前宣稱就任後要替某人報仇等言談。報章媒體更以「蔡系監委」、「馬系監委」來編排調笑,卻未見監察委員出面廓清,顯然委員們並不以為忤,在討論涉及政治問題的案件時,出現論派系陣營,不論是非現象。這種作為若發生在前幾屆,恐怕都該被調查彈劾了。

日前監察院以檢察官偵辦立委段宜康曲棍球案,認事用法有明顯重大違誤等理由,通過彈劾台中地檢署陳隆翔檢察官,消息一出,法界譁然,輿論更以監察權侵入司法核心事項大加韃伐。就制度而言,監察院對司法的冤、錯、假案,不是不能過問。以往的雷震案、孫立人案、江國慶案、鄭性澤案,監察委員都是直指案件之不當,但是監察院都是以調查報告送司法院或是最高檢察署,移請依法救濟,動用彈劾權,那真是破天荒第一次。彈劾提案的監委喊冤說「這樣彈劾都不行?監察院關門算了!」事實上,依法就是不行。

兩個「蔡系監委」提案彈劾,6名「蔡系監委」可決定通過彈劾案,全以政治思考決定監察職權的行使,嚴重違反監委不介入政治紛爭的自律規範,儼然回到軍政時代,監察委員可以在院內自行集結政治團體。監察院內兩個壁壘的鬥爭,本案並不是第一次,監察院長不出面維護不介入政治紛爭的傳統,監委不知相互告誡提醒,監察權的正當性已受到社會質疑。監察委員紀律委員會應該馬上立案,調查本案的政治運作,動用監察委員的紀律來維持監察機制的依憲進行。

台中地檢署檢察官發起「捍衛司法尊嚴」連署,聲援被彈劾的陳隆翔檢察官,不到2天就獲得各界1600多人連署支持。大選將屆,「蔡系監委」卻為「討厭民進黨」加薪助燃,民進黨看不到危機嗎?

#監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