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皇德仁即位後,日本外交進入一波高峰期。首先登場的即是5月26日至28日美國總統川普訪日,這是繼 2014年4月後,美國總統再次國是訪問,突顯日美關係的重要。但隨後即將展開的中日關係新進程,可能是安倍外交的新重點,對民進黨政府而言,中日關係升溫將是一個壞消息。

川普將成為新日皇首位在皇居中接待的外國元首,此應為日本對美外交「大義名分」,因美國為日本戰後的首要盟邦,但這並不意味美日關係琴瑟合鳴。日本對川普的來訪惴惴不安,因無法保證川普在晉見日皇德仁時會有何驚人之舉。

然而,安倍首相對美外交仍極盡「撒嬌」之能事,屢屢上演「高爾夫球外交」,此番更可能邀川普至東京兩國國技館登上日皇伉儷「天覽相撲」時所坐之二樓貴賓席,觀賽「夏之場所」的「千秋樂」,並與日相安倍同頒優勝獎盃,此應為日本給川普的最大殊榮。

惟安倍內閣如此費心安排,美、日能否賓主盡歡不無疑問,因川普不會因此就把他念茲在茲的日美貿易將近700億美元出超的帳一筆勾消。在川普訪日前,不僅美、中貿易談判再生波瀾,美、日貿易摩擦亦平添變數,川普雖同意推遲對日本輸美汽車加徵關稅措施,但可能變相祭出數量限制。日本認為此舉無異毀棄於《貨物貿易協定》(TAG)談判期間不對輸美汽車加諸懲罰性措施的承諾。美、日TAG談判似乎山雨欲來風滿樓。

有「關稅人」(tariff man)之稱的川普執著於揮舞關稅大棒,迫使陸、日及歐盟等在貿易談判中作出讓步。《紐約時報》報導,盟友及歷史學家皆認為,川普對關稅獨沽一味,源自於80年代與日本貿易及競爭的失敗經驗。至今,川普主政下的美國,與日本之貿易摩擦方興未艾,川普堅信以關稅足以挫敗安倍。

外弛內張的美日關係促動安倍致力改善中日關係,此表現在陸、日領導人「穿梭外交」的重啟。習近平可望6月28日親自參加於大阪召開的G20峰會,此行雖定位為工作訪問,但乃大陸國家主席睽違9年的日本行。之後,安倍將繼去年10月的正式訪陸,於今秋再度走訪大陸,而習近平亦可望回訪日本,實現任內首度正式訪日並會晤日皇德仁,中日關係可望全面正常化。

川普的「美國第一」使陸、日彼此在外交需求對方。5月16日,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辦主任楊潔篪訪日,除會見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外,17日並赴輕井澤,與日本國家安全保障局長谷內正太郎共同主持陸、日第六次「高級別政治對話」。陸、日不僅將在北韓核武及綁架日人等問題解決上合作,面對川普的關稅保護主義,亦將共同推進區域一體化與經濟全球化,維護多邊主義及自由貿易。

其實,日本與美國不僅在雙邊貿易上存在矛盾,對北韓飛彈問題,雙方亦感受到明顯的溫度差。5月9日舉行的美、日、韓防務官員對話中,日本主張不應限於中、遠程,短程飛彈亦是問題,但美國並未認同日本的看法。日本共同社轉述日本外交消息人士評論指出,日本正被川普說了算的美國所擺弄。誠然,在外交上,日本不會放棄美日同盟,但不同意川普的態度溢於言表。

7月21日參議院將定期選舉,眾議院也可能同時解散改選,安倍將接受民意考驗。為求勝選,再續安倍內閣,安倍首相須在對美TAG談判中,力守底限,並在北韓問題上尋求突破。此等外交難局在在需要陸、日彼此策應,中日關係改善為日本實現戰略利益之重要路徑。

大陸新任駐日大使孔鉉佑為朝鮮族,於上海外國語大學專攻日語,曾擔任駐日公使長達15年,不僅為北京外交系統中的知日派,更為「六方會談」的陸方代表,熟稔北韓事務。孔鉉佑使日符合當前陸、日在解決朝核問題上合作的外交需求,應可助力急於打開日朝關係之「安倍外交」,為中日關係升溫添柴火。

改善中日關係為安倍實踐國益之路徑選擇,台灣難以等待安倍回頭,棄北京,就台北。台灣政壇各路志在下屆總統大位者,於競相走訪日本之餘,應審視台日關係的虛與實,洞悉日本友人意寓在「建前」(場面話)中之「本音」(真心話),使能期台灣與東亞國家相向而行。

#旺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