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大選,情勢不斷變化,雖然距離投票時間還早,但兩大黨的初選,情勢愈趨緊繃。韓國瑜的領先幅度正在縮減,郭台銘在後直追;民進黨蔡賴之爭,進入最後攤牌階段;柯文哲還未宣布參選,聲勢卻逐漸上揚。民調數字的變化,在大格局上的意義為何,值得深入思考。

首先應該指出的是,民心思變,希望國家領導階層由新人接棒的意思十分明顯。蔡的民意支持度一直無法大幅領先賴,朱立倫和王金平的民調始終在低檔盤旋,都反應出新人新氣象的民意期待。

其次,關於柯文哲。在韓流未起時, 柯文哲一度穩居民意支持度榜首。但在韓風席捲全台後,柯的民意支持度卻立刻後退。這已清楚顯示,柯的民意基礎,其實一直都不是建築在「此人會做事」的正面基礎上;而是「討厭政黨內鬥和藍綠惡鬥」的負面民意投射。所以,當藍綠各自展開總統候選人黨內互鬥,以及伴隨而來的藍綠惡鬥不斷升高後,對政黨政治厭煩的選民,又開始把這種厭煩,轉移成對柯的支持,而拉高了柯的民調數字。

然而,先不談柯在台北市長任內的表現,即使還是有在前段班的支持度,但柯的遲遲不明確表態參選總統,其實已說明,他對於自己有無足夠資源打這場總統選戰,以及就算當選,能否以無黨籍身份分調動全國資源從事各項重大建設,仍在評估之中。因此,從國家發展的大格局來看,柯若投入總統大選,也許能引發一股民意對政黨政治不滿的集體宣洩,但並無太多積極的正面意義。因為,到目前為止,柯自己也還不確定到底該不該選總統。

剩下要再仔細思考的,當然就是韓國瑜和郭台銘的參選意義了。從民調數字來看,顯然有相當多選民對於郭有「以經營事業的成就來治理國家」的期待。然而,這種期望,在本質上是一種對強人政治的期待。畢竟,在台灣的政治發展歷史中,確實有過強人帶領國家前進的集體歷史記憶。然而,這種對郭的期望,從政治參與的角度而言,是一種比較被動、寄所有期望於一人的傳統政治文化。在這樣的政治文化中當上總統,郭勢必要把自信放大到最大程度,以符合選民的期望。既然選民如此相信他的鴻海治理經驗與能力,他又豈能不相信自己的強勢決斷?然而,強勢的領導,是否真有利於多元價值的協調與民間部門的自由活潑發展,卻是需要再思考的問題。

從以上分析,就可以看出來,為何韓國瑜的民意支持度雖有強勢競爭者在後猛追,但一直能展現一定的實力。和郭正好相反,韓是個標準走群眾路線的政治人物。他的參選總統,原本不是其現階段的政治生涯規畫,而完全是基層民眾力拱的結果。更值得注意的是,所謂的韓流,是跨族群、年齡、地域、乃至傳統藍綠政治版塊的民意聚合。在台灣政治發展史中,這是第一次由基層民眾主動強迫政黨必須提名為總統候選人的政治人物。如果說郭有強人領袖的魅力,韓則是具有庶民之友的魅力。這種獨特的民意基礎,固然接地氣,但「非韓不投」的排他性,也容易和非韓族產生衝突,而為韓的競爭者增添能量。然而,韓的崛起,在政治發展上,確實具有政治參與擴大、民意超越黨意的重大意義。

綜合而言,如果多數民意希望換黨執政,對國家發展而言,國民黨的候選人應該比柯文哲更能引發正面的治國期望,而不只是藉由總統選舉,表達或宣洩對政治現狀的不滿。至於國民黨的幾位參選人,特別是韓國瑜和郭台銘,誰能在個人風格上獲得多元人口背景選民的認同,並在治國理念上,提出簡明易懂、深入淺出並有說服力的論述,將是誰能在黨內初選中勝出的關鍵因素。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新聞系教授)

#總統大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