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18年開始,台灣已成為高齡社會,每7個人裡頭就有一位是65歲以上的所謂樂齡人士、熟齡人士、大齡人士…,其實不論叫什麼名稱,意思其實就是高齡。許多進入這個階段的人很容易就會產生必須要趕快突破「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這種狀態的急迫感,因為覺得時間不在自己這一邊。

高齡時代來臨,人們不由自主尋找典範。於是常在媒體上看到一些精采的熟齡人生故事,退休後去拿了咖啡師的執照、去高空彈跳、去南極探險…,通常這類故事都會有一個跟「夢想」有關的標題,像是「不管幾歲,都要去完成夢想」;或是「退休後,人生圓夢的開始」之類。

周星馳的電影《少林足球》裡,有一句經典名言:「人如果沒有夢想,跟鹹魚有什麼兩樣?」夢想成了人生的領航者、翻盤的力量。

觀看別人動人的生命故事或許會令自覺生活平淡的人羨慕,甚至有壓力。進入高齡意味著人生來日有限,看別人活得那麼滋味無窮,不免讓人顧影自憐,覺得自己都已經老了,人生卻還是如此無味。

一經比較,就不快樂了。本來應該是要被「激勵」的,到後來卻變成了自暴自棄。對眼前這尋常人生愈發看不順眼。

這些努力追夢的故事固然很動人,但是我們也別忘了,能夠這樣瘋狂、這樣踩踏在人生邊界的人,可能擁有比你我更豐富的資源,他們可能有錢有閒,早早退休或是從事自由業,年輕時累積了足夠的財富,所以可以過著「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南市買轡頭,北市買長鞭」的日子,今天學小提琴、明天學潛水,高興起來還可以去唸5個學位。

你我做不到,並不表示我們過的就是無夢的鹹魚人生。只是每個人的環境和條件不同,夢想的格式也不一樣。並不是非要去做那種上天下地、稀奇驚人的事,才算是實踐夢想。體會「人閒桂花落」的從容,過一過「睡覺東窗日已紅」的日子,也是一種心境,也是一種福氣,別太嫌棄。

這樣的生活並不需要太多冒險、太多資源、太聰明的頭腦、太優異的條件,更不需要壯烈的宣告自己的夢想,因為沒那麼了不起。大部分凡夫俗子的人生都沒那麼了不起,何必虛張聲勢?

人過中年拚命想活得精采,玩到玩不動、吃到吃不動、愛到愛不動…,恐怕也是一種貪心,變相地想要抓住青春的尾巴;或者是一種恐懼,用忙碌逃避倒數計時的那一刻。高齡人生當然可以淋漓盡致地揮灑一切,但重要的是平常心,不驕矜自誇,就只有自然而然。

美人愛現、富人炫富,這個時代,有些人的夢想其實有毒。因為人們看著他們過日子的方式會覺得自己簡直就是浪費人生,會自慚形穢,會過不去。

到了熟齡的階段,這種感覺格外強烈。正如法國哲學家盧梭在他生前的最後一本著作《一個孤獨漫步者的遐想》中所說的,「老人比孩子更眷戀生活,比年輕人更捨不得放下。」因此,高齡者的嚮往與羨慕往往帶著悲情,因為逝者如斯,而來者不可追。

千萬不要如此!我輩已過中年者,該學習避免被別人的夢想砸死。夢想沒有那麼重要,平靜安穩的高齡人生,也很可貴。

#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