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院會日前通過《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及《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修正草案,明定候選人對不實的選舉廣告,可向法院聲請緊急限制刊播令,如果裁定下架,業者不配合,最高可處200萬元的怠金。如此的規定雖是在防止假新聞的散布,致影響選舉的公平性,卻嚴重傷害表達的自由及司法的獨立性。

依據《選罷法》第104條,「意圖使候選人當選或不當選,或意圖使被罷免人罷免案通過或否決者,以文字、圖畫、錄音、錄影、演講或他法,散布謠言或傳播不實之事,足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只是這個刑罰規定,除了有證明上的困難外,也僅是種事後的究責機制,故就落選者來說,對於以不正當方式取得勝選,提起當選或選舉無效之訴,似乎較有實際意義。

只是當選或無效之訴,雖必須在1年內審理終結,但要證明散布不實資訊會影響選舉結果,實有相當的難度。故若能在選舉過程中,即能有效制止不實資訊散布,似乎是最能有效維持選舉公平的方法。

因此,在此次行政院院會所通過的修正草案,就規定在選舉過程中,候選人對於大眾媒體的收費廣告,認有散布謠言或傳播不實訊息情事,侵害其權利或影響選舉罷免結果之虞者,即可向法院聲請緊急限制刊播令移除內容,法院並應於3日內裁定。如果裁定廣告下架,業者不作為,可處20萬以上、200萬元以下怠金,對一直不配合者並可連續裁處怠金。

如此的規範雖可讓法院來即時防止不實資訊的散布,但一個很大的問題是,對於廣告內容是否不實,就已經是個極難判斷的法條要件,更遑論如何認定因此侵害權利或影響選舉結果。故在如此不確定的法條要件下,卻要求法官必須在3日內決定,就很容易讓強勢的候選人以此為理由來打壓其他弱勢者,也將使本應被動與中立的法院,陷入政治鬥爭的漩渦,致使已經備受質疑的司法威信再受重擊。

更糟的是,媒體業者看似無庸負起審查廣告真假的義務,但在處罰如此嚴苛,且法院審查標準可能不一之下,恐於現實上也會自我審查,甚至體察有力政黨或政治人物的臉色,而不讓某些廣告上架,就讓媒體成為一言堂,反而嚴重戕害選舉的公平與公正性。

執政黨於去年九合一選舉大敗後,未急於檢討施政不力的原因,卻急著制訂或修改諸多所謂防制假新聞的法規範,既是本末倒置,也在箝制台灣最該珍惜的言論與表達自由。更重要的是,主事者恐得先思考,於訊息如此多量與多元的時代,有無任何客觀標準來決定真或假?又有誰能如上帝般精準判斷與處罰呢?這些疑問絕不會因審查者是法官而有所改變。

(作者為真理大學法律系所副教授兼刑事法研究中心主任)

#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