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2月公布《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畫綱要》,是繼東京、紐約及舊金山後的全球第四大灣區。按規畫,3年後其產值將躍升四大灣區之首,逾1.8兆美元。面對灣區建設,陸委會竟將之窄化為吸納港澳資金人才、圖謀強化「一國」削弱「兩制」,以經促統,眼光狹隘令人匪夷所思。

90年代最早提出合作的是香港科大校長吳家瑋,他提出以舊金山灣區為指標,建香港灣區或港深灣區。隨後因港澳回歸,相繼出現「粵港合作聯席會議」、「泛珠三角區域合作」,直到2009年時任廣東省委書記汪洋,才提出「打造大珠三角城市群」概念,灣區從此納入重要考量。

但大灣區成形,應說是到2015年習近平提「一帶一路」,並打造為國家戰略後,才完整浮上檯面。從《發展規畫綱要》內容看,軸心還是釋放經濟動能,讓區內「9+2」城市群經濟報酬率遞增,並產生外溢效應,挹注全區域、亞洲甚至全球經濟發展。

從這高度審視,大灣區就具備多重意義及效應。首先,粵港澳具備比其他灣區更強勁的後座力。灣區人口逾7000萬,產值1.64兆美元,人均GDP為2萬3000美元。雖人均最少,但人口最多,再過兩年產值衝第一絕非問題。

其次,「一個國家、兩種制度、三貨幣、四核心城市」,不僅是「一國兩制」2.0版,更是經濟發展再升級版。一旦試驗成功,隨之產業升級、政策磨合外加經濟一體化,必能發揮「1+1大於2」的效果。其三,也是最重要的,將完善大陸「國際資本化」的基礎。也就是說,從「帶路」具恢復大中華昔日榮光的概念出發,加上運用現代國際資本手段,大灣區極可能成為實現「中華復興」的啟動平台。

粵港澳大灣區也能為台商、台青,甚至台灣經濟提供商機及動能。不久前,高雄市長韓國瑜訪陸港澳時,多次為大陸建設發出「非常震撼」的讚嘆聲,韓驚艷的便是大灣區的「機會」,這也是他提倡拆除圍牆、開放經濟的理念實踐。

《發展規畫綱要》必然還有實施細則,但從內容看,「9+2」各具規畫特色,如四大中心城市的廣州定位為區域發展核心引擎;深圳則是創新創意之都。台灣何不早日擘畫,比如高雄與深圳合作,以開辦論壇為先,再進一步結為姐妹城市,共同擘畫兩地創新創意產業的開發與合作。

當對岸像火車般高速前進時,台灣若只停留在口頭上酸對岸統戰,最終命運就不難想像了,只能眼睜睜看著火車揚長而去,並徒留喟嘆罷了。

#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