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520原本是前任總統馬英九和副總統吳敦義解除出境管制的日期,立法院卻在5月3日三讀通過《國家機密保護法》修正案,總統府隨即趕在17日發函,將兩人管制期再延長2年,代表吳敦義赴大陸出席國共論壇一事破局,國民黨重新打造國共平台的進程將受到衝擊,馬英九在兩岸交流中的功能和角色繼續受到束縛。

為此,馬英九會同吳敦義召開記者會,大動作表達對蔡政府針對性作法的不滿,馬英九還以「羞辱性的行政處分」形容蔡政府的所作所為,顯見馬、吳二人的氣憤,國共論壇失之交臂,不利國民黨重建兩岸關係強項的社會形象,難怪他們憤怒。

然而,馬、吳二人僅僅以召開記者會方式表達抗議,且馬英九不改「乖寶寶」作風提交申覆,未免窩囊了一些,不但不會對蔡政府構成實質威脅,蔡英文還趁機吃他豆腐,在蔡詩萍的廣播節目表示歡迎馬前總統入府一談,除了境管一事,還可以聊聊年金改革。

馬英九作為卸任元首,已無實質政治資源可以反制,不能對他過分苛責,但是,吳敦義作為國民黨主席,大可以憑藉政黨資源與立院黨團平台,扮演實質的反制角色。國民黨在立法院處於少數地位,但也不是沒有抗爭的空間,利用議事規則質疑執政黨的修法,或者發動杯葛議事,甚至不惜焦土抗爭,都是可以運用的手段,但是吳敦義擔任主席的國民黨,卻始終沒有展現出應有的反制決心。在此之前,蔡政府對兩岸交流做出的種種限制,也同樣看不到國民黨提出有實質意義的挑戰,比照當年民進黨在野時期的抗爭,真是判若天淵。

從這個角度也可以看出,吳敦義似乎沒有真的下定決心走好兩岸之路,只是希望蔡政府為惡,激發民眾不滿情緒,進而坐收漁翁之利。也就是說,吳敦義只是打算利用「討厭民進黨」的民怨氛圍,讓台灣民眾最後在選舉中不得不選擇國民黨。

吳敦義低估了蔡政府操作反中情勢的能力,也沒有意識到「討厭民進黨」優勢正悄然退化。國民黨主張一中各表其實已陷入內外夾擊的困境,對內並未得到多數民意支持,蔡政府執政後的正當性更低,對外也沒有得到大陸認同,馬政府8年執政期間,因為對兩岸交流能夠發揮作用,兩岸官方互信得以累積和鞏固,因而得到大陸的默認,馬習會更達到歷史高點,習近平聆聽了馬英九的教授式解說。

馬政府奠定了兩岸交流基礎,蔡政府初期並不敢大動作翻轉。不承認九二共識的蔡英文,不得不提出尊重一九九二年兩岸兩會會談的歷史事實與求同存異的共同認知,變相承認九二共識的存在。後來,蔡政府在兩岸問題上鴨子划水,不斷推出限縮兩岸交流的政策措施,國民黨卻毫無反制作為,讓蔡政府看到了國民黨的無能,更加肆無忌憚限制兩岸交流,甚至罔顧民眾的合法權益,到了大選年,蔡政府更是開始利用兩岸牌進行選舉操作,逕自將九二共識等同於一國兩制,利用台灣社會對一國兩制的疑慮,讓九二共識更加失去公信力。

國民黨似乎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當民進黨利用執政地位,以官方形式否定九二共識和一中各表,國民黨賴以爭取台灣民心的兩岸政策優勢,也同時失去了號召力。事實上,國民黨的兩岸優勢並非天然存在,也不是依靠口頭論述就能輕易取得。而是2005年國民黨前主席連戰首度訪問大陸,建立起國共交流平台,啟動了兩岸和解的進程,因而帶給國民黨優勢。蔡政府記取了這段教訓,不惜違憲修法,也要讓馬、吳二人禁足。

國民黨的兩岸優勢,來自於當年逆境中的大破大立,對現在的國民黨來說,面對蔡政府對兩岸關係造成的實質損傷,必須嚴肅思考如何開拓兩岸新局的新論述、新作為。對有志於2020年實現政黨輪替的吳敦義來說,必須走出一中各表的舊論述,並經由實際的行動,對蔡政府破壞兩岸關係的行為展開實質抗爭,以實實在在的作為向社會證明,自己才是真正可以帶領台灣走出兩岸困境的唯一選擇,如果繼續窩囊下去,將注定繼續在野的命運。

#中時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