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美中貿易戰重啟戰火以來,除關稅加徵外,則以華為受到美方祭出軟體及硬體的禁售令、禁購令最受矚目,畢竟華為在2018年已竄升至全球第3大半導體採購商,僅次於Samsung、Apple,且採購金額成長幅度超過4成,因而在華為成為美國狙擊的目標後,為全球半導體供應鏈投下震撼彈。

也由於華為最主要的供應商國別大小依序為美國、中國、日本、台灣,其中隸屬於美國的主要晶片大廠相繼決定停止供貨給華為之後,禁售令的壓力逐步轉向台灣,其中台積電因擁有領先全球的7奈米及7奈米強化版先進製程技術,是華為唯一能仰賴的晶圓代工廠,特別是Samsung7奈米產能尚有限、中芯國際也僅進入14奈米量產初期,故台積電扮演華為重要供應商的角色,恐成為美方施壓的焦點,不論是政治面或是藉由台積電使用美國所對提供電子設計自動化相關技術作藉口,都是台積電需小心應對的地方。

而現階段台積電下一步行動成為市場口中將是華為生存戰最關鍵的一環,也驗證2018年9月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的先見之明,當時張忠謀即表示未來台積電發展要面臨的挑戰之一,就是大市場國的國家主義當道,台積電接單團隊需有充分的智慧,讓台積電在世界市場有公平競爭的機會,點出面對中國崛起、美國致力重返製造、日本追求第一的強大威脅,台積電將面對嚴厲考驗。

事實上,台積電2019年其主力客戶──Apple、華為則先後遭遇營運難題,自然也影響到台積電的營運表現;首先在Apple方面,由於中華市場的銷售放緩,以及中國經濟受到中美貿易關係的不確定性的影響,加上iPhone本身新機較缺乏亮點,因此2019年初Apple即罕見無預警的調降財測,更何況美國亦不排除後續將對中國課徵最後一批3250億美元的產品,其中將包括智慧型手機,不論是反映關稅成本而轉嫁給消費者,或是Apple自行吸收成本,並由供應商共同承擔,結果均對台積電不利。

其次在華為方面,華為已成為台積電這兩年來先進製程的重量級客戶,儘管2019年上半年華為不斷對台積電進行直接下單動作,華為相關的美系晶片供應商也多由台積電代工,甚至成為第二季台積電接單較首季為佳的主要動能之一,但未料2019年5月美國對華為祭出軟硬體方面的禁售令,更搭配禁購令的強力手段;雖然台積電乃至於台系半導體業者在沒有收到美國政府的正式公文前,仍以正常的接單及出貨方式面對華為這個重量級客戶,但隨著供應鏈寒蟬效應逐步蔓延,且2019年下半年華為出貨是否順暢的疑慮逐步升溫,對於台積電的負面效應也恐浮現。

整體而言,對於我國半導體業者來說,短期內除面臨關稅的不確定性外,非關稅貿易障礙如華為風暴事件影響更是深遠,現階段僅能做好法律、財務等面向的風險控管,以面對後續詭譎多變的局面,並運用自身無可取代的技術競爭優勢來與美中雙方進行彈性的協商。

(作者為台灣經濟研究院產經資料庫研究員)

#台積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