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確實掌握民意,以利政策制訂推動,一向是各國政府致力的目標之一,行政院設有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提供民眾發聲爭取附議,然而因為推廣不足、系統難操作、以及政府的輕忽心態,反而嚴重拖累了平台的美意。市井小民提出公共政策意見後,要爭取至少5000人附議實已不易,何況在系統難以操作的情況下,許多人望而生畏,因此每一個附議成功的背後,代表的人數和決心可能極高,不該輕率以對。

例如台灣近年來紛擾不斷的同婚議題,早在2016年即在該平台上達成附議成案,但是由於直接關聯族群為社會的相對少數,因此政府慣性漠視,錯過主導社會共識取得妥協的機會,最終導致正反方持續動員,反而造成更大的社會撕裂。

綜觀近期參與平台中唯二通過門檻的「改善托育條件」、「合法開放加熱菸品」兩項提議,亦同樣具少數族群特質,卻都在極短時間內達成連署目標,政府是否記取教訓重視新民意的形成?或仍以「選票太少」或「爭議太高」而作為拖延的藉口?

「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聯合國大會的世界人權宣言所揭櫫的自由平等世界雖然美好,但在民主社會議題鬥爭角逐時,多數霸凌的型態卻時常毫不掩飾張牙舞爪地顯露出來。用單純多數人的意見來「絕殺」少數人的基本權利,將造成少數權益無從申張,這一向是民主社會的不民主之惡。

傳統上,攸關人民基本權益的提案在民主國家是透過代議政治提出,然而代議政治受媒體和利益影響的現實問題也確實存在,普羅大眾根本無可奈何。為弭平強弱日漸擴大的聲量落差,國家創造特定民意蒐集的平台讓民意得以公平發聲,掌握網路科技散布成本低且快速的屬性,減低弱勢者的發聲成本,也能幫助政府掌握基層民眾的確實想法,用以補正傳統代議政治的隱患,乃有國發會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提點子」之催生。

可惜的是在平台上路的兩年多,根據國發會統計迄今共計有5595件提議,但最終只有143件提案能超越5000附議而成案,成案比率極低。

在兩年內有5000件提議,代表確實有許多民眾嘗試透過公共政策網路平台發聲,儘管也有提案經附議後為主管部會採納並修法者,但總體成案率確實奇低無比,其原因正出在平台本身操作不友善,以及政府對附議結果輕忽所造成的。

首先,政府並未廣泛告知百姓有此平台,導致多數人可能根本不知道有這個方法可以使自己的聲音化成真正的政策,以至於大部分的民眾對平台陌生,從而降低了參與公共討論的意願。

其次,在連署過程中,使用者必須提供手機與email認證,無形中設下技術障礙阻擋對網路與通訊陌生的人民,亦有擔心個資洩漏的疑慮,甚至是各種收不到認證的情況皆有,故而雖有自己想支持的好案子卻不便表示聲音,徒然浪費保障人民權利的初衷。

更嚴重的是,即使任何提案克服各種困難達成5000人的附議門檻,政府部門的回應仍然很有可能是冷冰冰的,不予參採,輕易的將基層民意的展現棄若敝屣,也難怪台灣的網路爆料社團和街頭運動如此頻繁,因為似乎政府已經忘記每個附議的背後都是熱切仰望的面孔。

回頭檢視該平台近期已達成附議門檻的案子僅僅有二,其一為「改善台灣托育條件包括保姆勞動環境改善以及降低托嬰師生比」;其二為「合法開放加熱式不燃燒菸品,納入健康菸捐」。第一案的提案人為2019年4月1號內湖托嬰中心兒童窒息死亡的當事人母親,第二案的提案人估計為吸菸者,使用大量海外研究數據,佐證該產品應於台灣合法上市並納稅。

兩案很湊巧的具有一些共通特質,首先兩案背後代表的人群,如同非異性戀人群一般,都是相對少數,若純粹以粗糙的多數決來做為公共政策產出的標準來看,這兩案無論如何不會受到重視。但實際上在連署機制障礙的影響下,兩案仍在18日內分別爭取6033與5003位民眾連署,總量或許不高,其民意強度卻不可不謂兇猛。

另一個共通性是兩案的主管機關均為衛生福利部。在托嬰案部分,根據遠見雜誌2018年的報導,衛福部長陳時中宣示,在4年內將0~2歲托育覆蓋率從目前的19.45%,提升到24%。不僅未能滿足心痛母親的照護比例的需求,甚至連基本公共托育覆蓋率都有問題。而加熱菸案,則是在歐盟、日韓等先進國家均已上市多年,美國FDA也核准銷售之今日,衛福部依舊以「此案正反意見並存」的託辭企圖合理化其行政不作為。

月暈知風,礎潤知雨,被漠視的民意和附議難以顯示出的黑數,是否會演變成為下一個執政保衛的戰場,頗值得強調接地氣的行政院長蘇貞昌積極關注。

(作者為IT工程師)

#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