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世界各國都以為為期近一年的美中貿易戰,將在5月10日大陸貿易談判代表、國務院副總理劉鶴赴美進行第11回合美中貿易談判後告一段落。不料在劉鶴起程赴美前,美國總統川普突然推文發布將自5月10日起,針對現有已課徵10%關稅之2000億美元的大陸輸美商品,提高關稅至25%。川普甚至表示,也正在研擬針對未課稅3250億大陸輸美商品,課徵25%的關稅。

當川普針對大陸2000億美元的輸美商品加徵關稅消息發布後,美國及全球股市應聲倒地,上市公司市值損失不可謂不慘重。更令市場擔心的是,原本預期將結束的美中貿易戰,突然進入延長加賽,且不知何時會結束。所幸後來川普推文表示,後續針對大陸3250億輸美商品課稅未定,讓市場稍為回神。

為何川普突然撤回結束美中貿易戰的決定?猶如川普與北韓金正恩在越南舉行川金二會一般,也是在事前良好會談氣氛中,出人意外地以未簽定任何協議收場。回顧川普上任以來,先退出《跨太平洋經濟夥伴協定》,繼之退出包含美、英、德、法、俄、中六大強國、耗時21個月和伊朗談成的核子協議,均說明川普的外交談判策略與傳統公務體系出身者談判策略有極大的差異。

究竟川普不簽協議係因大陸在保護智慧財產權、國有企業補貼、市場綁技術轉移、美國企業市場准入等方面,未能提供應有的改善保證,還是川普基於選舉連任的需要,必須在中國大陸議題上採取強硬立場?只是距離明年美國總統選舉尚有一年多的時間,川普有必要在此時將大陸議題無限上綱嗎?真正的原因恐怕川普念茲在茲地在落實上次大選的政見:把工作帶回美國。

既然如此,用哈佛大學教授波特提出的5力——現有競爭者的實力、新加入市場者、替代品的實力、供應商的議價能力及消費者的議價能力,來解析川普落實將工作帶回美國的策略,比傳統的外交政策或國際政治理論更有解釋力。若川普能在保護智慧財產權、國有企業補貼、市場綁技術轉移、美國企業市場准入方面逼大陸作更多讓步,大陸商品的生產成本將因此大幅增加,有助美國企業或跨國企業將工作搬回美國,進而為其競選連任創造利多機會。

只是當大陸供應商的競爭力下降後,美國還必須思考會否有新加入者的威脅,其他替代工廠的出現,以及美國消費者承受高物價的能力,最後不見得會讓美國或跨國企業把工作搬到美國。有鑑於此,川普不能把大陸逼到牆腳,以免引發大陸強力反制,形成雙輸局面。這恐怕是川普後來表示,針對大陸3250億元輸美商品課稅未定的根本原因。

綜觀川普千方百計,甚至不惜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也要落實在美墨邊界築高牆之政見的決心,因此同樣地也不能小看他想要將工作帶回美國的決心。川普既然能讓一個曾經破產3次的公司,依然屹立在美國商業中心的紐約華爾街上,說明他將商業談判運用在外交談判上,應也會得到不錯的成果。

(作者為南華大學國際事務與企業學系副教授)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