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自川普上台以來,中美雙方的博奕迅速進入白熱化階段,科技戰從中興到華為延燒到大疆,貿易戰關稅不斷加碼,雙方業者叫苦不迭,看來還將擴展到金融戰,另外,川普手中,南海牌及台海牌都蓄勢待發,緊張形勢不斷升高。

這一場有可能波及到全球的世紀大博奕,雖方興未艾,但雙方的戰略誤區已隱然若現了。

先看中國一方。中方最明顯的戰略誤區之一是,迄今為止,總以為美方之所以對中國動手,是因為中國忘了韜光養晦,太過於張揚,不善守拙,因此開戰以來,始終存著能讓就讓的妥協心態,讓美國明白中國毫無取代美國成為全球老大之心。但其實,作為全球霸主已100年的美國,所以稱霸100年,除本身夠強外,還必須做到永遠要把老二、老三等一眾有可能威脅到他的對手打到趴、打到不再有能力挑戰他的地步為止。中方遲早會發現「樹欲靜而風不止」,對中方而言,發現得越晚,付出的代價越大,此誤區一。

其次,川普是明攻貿易,實取科技。川普以提高關稅施壓中國,讓中國以為以關稅反制將因雙方進口額之巨大差距而落於下風,不得不在其他如科技及產業方面滿足美國索求,以換取美方減輕對中國課徵關稅的力道。

其實,一國貿易的表現反映的是一國競爭力與科技力的強弱,後者強則有順差,後者弱則為逆差。是故貿易是結果,是末;產業與科技才是本。目前形勢,中國似有以本換末的傾向,此誤區二。

再者,貿易與關稅屬國與國之間的關係,是對外關係的一部分,當然可以協商談判。產業與科技政策屬一國之國內事務,是內政、是主權,不應成為國際間談判桌上談判交換的標的。兩者混淆,是誤區三。

中方如果處此三誤區而不自知,恐將陷於不利處境,或將付出昂貴代價。與此同時,無獨有偶,美國一方也可能存在著同樣的3個戰略誤區。

目前看來,美國是卯足了勁,一心要把老二中國對它的威脅打掉,除了前種手段外,最近連新「文明衝突論」也出台了。美國意圖把中國及中華文明放到美國及西方文明的對立面,然後持續妖魔化前者,一則藉此強化美國遏壓中國的正當性,二則調動一眾西方國家追隨美國,與中國進行一場神聖的道德戰爭。但美國不清楚當前它面對的老二與過去所有的老二不同,這個目前是老二的中國其實是人類長久以來真正的老大,美國把1840年以來持續走衰的中國視為中國的常態,殊不知1840年之後走衰的中國,在中國3000年歷史中是僅有的「非常態」,1979年這40年來的中國,才是中國從「非常態」向歷史主旋律常態回歸的開始。美國明顯地並不清楚,此誤區一。

中國之所以從1840年之後由盛而衰,原因之一是中國錯失了發生在18世紀西方的工業革命及當代資本主義,所以西方印象中的中國就是一個農業中國、落後中國,既無工業又無科技,不料僅僅40年,中國搖身一變已是全球最大製造業國家,科技也從山寨追趕到並跑甚至已領跑的狀態。中國何以有如此戲劇化爆發力的發展,美國明顯地並不清楚,打壓封殺華為並未見效即為事證之一,此誤區二。

中美當前之博奕本質上是新世紀兩雄的霸主之爭,但從來歷史上的霸主之爭,勝負多取決於經濟力、財政力及軍事力的強弱,中美世紀大博奕除了這3個力的較量之外,很大程度上更取決於中美兩種政治體制在決策力、意志力及持續力的表現,美國如不清楚此等差異,即為誤區三。

中美霸主之爭,最終誰主浮沉,或可從誰犯的錯誤更大作為判斷的依據。

(作者為香港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