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只要有空閒,就會打開手機循環播放《我們在島嶼朗讀》系列短片。此系列短片是由白先勇、余光中、周夢蝶、瘂弦、林文月、楊牧、王文興等當代台灣著名作家,親自參與錄製的。更為難得的是,作家們還親自朗讀其所著的經典作品中的精彩片段,令人驚喜不已。

我們在島嶼朗讀

最初迷上《我們在島嶼朗讀》,是因為裡面有白先勇先生。很多台灣作家我都非常喜歡,而白先勇先生是我最喜歡的台灣作家之一。我的床頭永遠都會放上一本白先勇先生的著作。

白先勇先生筆下的人物,各個生動,形象鮮活,讓人讀過一遍就會深深印在腦海裡,不會忘記。例如提起金大班,腦海中就會浮現出,她身襲一件黑紗金絲相間緊身旗袍,向客人嘴一咧,一隻鱷魚皮皮包在空中亂揮兩下的樣子;而對一隻手拈住麥克風,一隻手卻一徑滿不在乎地挑弄她一頭蓬得像隻大鳥窩似的頭髮,翹起下巴頦兒,唱著「東山哪,一把青……」的朱青,印象尤為深刻。

不得不說,很多中華傳統文化都是通過白先勇先生的著作,才有所了解並喜歡的。就像讀過《遊園驚夢》,立刻被崑曲的高雅所吸引。尤其,白先勇先生策畫的青春版《牡丹亭》,更是百看不厭。白先勇先生的散文一點也不遜色他的小說,例如〈樹猶如此〉、〈父親歸真〉、〈寫給阿青的一封信〉都非常精彩。

「春日負暄,我坐在園中靠椅上,品茗閱報,有百花相伴,暫且貪享人間瞬息繁華。」沒想到白先勇先生不僅文字優美,聲音也富有詩意。充滿真摯情感的聲音,唯美意境的畫面,使我深深陶醉其中。

周夢蝶先生被人稱為「孤獨國主」。林清玄先生還親切地稱他為「周公」。早年,林清玄路過周夢蝶的書攤時,都會小立一下,買兩本書,和他閒聊幾句。

周夢蝶先生吃飯很慢,有時一頓飯甚至會吃上兩個小時。一次,林清玄就好奇地問他,為什麼吃飯那麼慢?周夢蝶回答道:「如果我不這樣吃,怎麼知道這一粒米與下一粒米的滋味有什麼不同呢?」

周夢蝶先生這句富有禪意的回答,使我感觸頗深。是啊,很多事情若不慢下來細細品味,又怎麼能夠體會出其中真正的含義呢。或許,生活在如今這快節奏的時代裡,人們早已認不清「慢」的價值,才會一味貪求「快」。因而,疲憊不堪者有之,迷失方向者更是大有人在。

「花為誰設?這心香欲晞未晞的宿淚……」畫面中年邁清臞的老者,聲音卻鏗鏘有力,頓挫有序。一字一板,聲聲入耳,字字動心。原來,這就是鼎鼎大名的孤獨國主周夢蝶。

「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余光中先生的這篇《鄉愁》可說是再熟悉不過了。能夠欣賞到余光中先生親自朗讀的畫面,真是興奮不已。「就這麼,三十年的歲月成串了,一年還不到一寸,好貴的時光啊!」當余光中先生朗讀至此時,我的眼眶竟不自覺地濕潤起來。

「隨便選一種危險給上帝吧,要是碰巧你醒在錯誤的夜間,發現真理在傷口的那一邊……」不得不承認,的確被瘂弦先生那標準的播音式朗讀,以及優美的詩句所傾倒。

升華寶島台灣的美

影片雖說精彩,不過每段僅有幾分鐘而已,意猶未盡在所難免。只好跑去書店,將余光中先生的《左手的繆斯》、《白玉苦瓜》,周夢蝶先生的詩選《鳥道》和瘂弦先生的《瘂弦詩集》買回來,慢慢品讀。

美麗的台灣島嶼,山水秀麗,舉世聞名。其實,台灣的優秀作家們,更是寶島一道道靚麗的風景線。正因這些靚麗的風景線,才使得寶島台灣的美,為之升華,美的富有內涵。

(朱同慶/瀋陽市)

#朗讀 #作家 #白先勇 #余光中 #周夢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