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總統大選絕對是中華民國生死存亡的決戰,我們選出來的新總統所揭示的兩岸政策,如果不能重建兩岸交往的政治基礎,將無以奠立和平基石,化解兵凶戰危的風險。宣布參加國民黨初選的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日前表明,「沒有一中各表,就沒有九二共識」,而九二共識就是「一個中華民族底下,一個中華民國,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把「一中各表」表成「一個民族,兩個中國」。

這個表法引來大陸國台辦不苟同的回應,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重申兩岸同屬一中,認為兩岸在謀求統一進程中,應在一中原則上共同探索解決之道。馬曉光指出,「九二共識」是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共同政治基礎,雙方都表明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立場;清晰地界定兩岸關係的性質,表明兩岸不是國與國關係。

相形之下,同在國民黨初選中參加民調的韓國瑜強調,兩岸定海神針是「九二共識、反對台獨」,一旦不台獨,對岸為什麼要打?韓國瑜進而說,明明有兩條路可選擇,一條是恐怖陰暗,一條是富庶快樂,但現在氛圍就是綠營不斷製造被打壓、被威嚇等,「我們可以走光明、寬廣的路,為何要走窄的路?我們可以走全通的路,為何要走半通的?」

郭台銘也反對台獨,指摘蔡英文總統的兩岸政策必將走向戰爭,但郭把九二共識論述為兩個中國,把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界定為兩個主權相互獨立的國家,而用一個非關主權的中華民族概念包羅在一起,不認為兩岸是一國之內的關係。用通俗的說法,這是華獨,而華獨與台獨只有一線之隔。就台灣而言,應是最大公約數,但就大陸而言,卻不容易接受。務實而言,郭台銘如果當選,兩岸官方交流可望重啟,但未必能夠成就兩岸長期和平關係。

兩岸永久和平需建立在「兩岸共為中國」、「現狀就是一國兩制」、「兩岸融一」的基礎上。「共為中國」包含兩岸同屬一個國家、台灣人就是中國人、台灣不會走向分離3個概念;「現狀就是一國兩制」指兩岸既然同屬一個國家,現狀就是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兩制關係,沒有誰併吞誰的問題;「和平競爭」則是指兩岸良性競爭,一方面證明自己制度的優越性,另一方面坦開心胸相互交流學習,兩岸漸進融一,在民族復興共同目標下實現趨同性發展。

進一步言,在歷史的長河中,大陸與台灣之間隔海而治,是一時的而非常態,遲早終將再趨統合;由於統的趨勢強於離與獨的驅動力,與其為獨而製造對立與衝突,不如積極為統創造條件;而在統的過程中,必須確保和平的關係與機制穩固不移,同時讓相互的歧異得到尊重,並讓各自的異處積極證明為優,透過交流彼此擴散、相互影響,最終達成「合優而統」的目標。當然,統的過程是漫長的,其間最困難的是人心的趨同性發展,也就是經由融合發展過程,從「兩岸一家親」變成「兩岸一家人」。雖然困難,但必須在這個基準點上向前推進,才能避凶趨吉;吉祥得之不易,禍患卻是招之即來。

就2020年可能的總統候選人而言,民進黨的兩位候選人只是在為戰禍噴灑汽油而已,無法讓多數民眾安心託付,萬一當選更將招來禍端。柯文哲市長深綠出身,有機會帶領偏綠支持者改變反中、懼中慣性思維,他的「兩岸一家親」說法,確實具有改善兩岸關係的創造性,他批評蔡英文「親美抗中」策略是「草螟弄雞公」,也能抓住兩岸關係的眉角。但「兩岸一家親」只能避免兩岸關係進一步惡化,卻不能發揮積極的建設性作用。

郭台銘的兩岸政策是反對台獨、兩岸「一個民族,兩個中國」,中國大陸顯然持保留態度,也做出提醒。韓國瑜的兩岸政策是「九二共識,反對台獨」,他捍衛中華民國的熱情與決心無須懷疑,但九二共識下的中華民國與大陸是什麼關係,並沒有說清楚,這是他競選總統不容迴避,也沒有任何模糊空間的重要問題。

兩岸關係經過民進黨3年多執政的破壞,加上美中關係惡化,台海兵凶戰危,藍營候選人必須有能力提出讓台灣人放心、大陸也能對台灣安心的論述,當選後才能能帶領台灣走出新局、人人能夠發大財。看來郭台銘的論述做不到,韓國瑜做得到嗎?

#中時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