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陸美貿易戰擴大,台商回流增加的趨勢,行政院政務委員龔明鑫提出「建立非紅供應鏈」的想法。不過,這個想法不容易達成,若政府硬幹,將置台灣產業於險境。政府在政策上不應押注一方,應保持彈性,由廠商根據自己的判斷、利基做選擇,最佳策略還是左右逢源、廣結善緣、分散風險。

「紅色供應鏈」是泛指近10多年來,大陸產業崛起,許多原本進口或是依賴國外廠商提供的零組件,逐漸改由大陸本土企業生產替代。這幾年國內企業一直有「是否加入紅色供應鏈」以求生存與發展之議,依照龔明鑫的說法,陸美貿易爭端導致全球供應鏈移動,他認為台灣將因台商大量回台投資而有機會建構新的產業生態,而且能與中國大陸以外的亞洲夥伴建立起「非紅供應鏈」。

要談是否建立「非紅供應鏈」或是加入「紅色供應鏈」的問題,首先要看紅色供應鏈的崛起原因,其實是一國在產業發展進步過程中正常的發展,其作為類似台灣早年的「進口替代」政策,這是任何一個國家追求發展、進步必經的階段與權利,期待該國永遠不進步、一直進口國外產品,反而是不切實際的期望。

而大陸能夠在短期內成功發展出所謂的紅色供應鏈,除了本身人力資源、政策支持等因素外,還有一個非常關鍵的成功因素:大陸本身廣大的市場需求,創造一個支撐本國發展供應鏈的底氣,在許多產業中都能看到大陸以市場帶動產業、養出本身技術與產業的做法。

即使現在碰到陸美貿易戰,但千萬不能忽略,美國市場絕對不是大陸唯一的市場,大陸本身就是一個龐大且持續成長的市場,從半導體需求到汽車、液晶螢幕、手機、筆電等的銷售都居全球首位,更別提美國市場占大陸出口的2成,大陸還有其餘8成的廣大出口市場。試問,台灣產業有可能割捨這些去搞自己的「非紅供應鏈」嗎?

政府更不能忽視全球供應鏈發展至今,其複雜程度、彼此利益牽扯之深早已超乎想像,絕對不是官員坐在辦公室,想像美國大打貿易戰抵制大陸,所以台灣企業應該一刀切搞「非紅供應鏈」這般簡單的事。

我們可用台灣最具代表性的台積電、鴻海、大立光等企業為例。這3家企業是所謂「蘋果供應鏈」的重要成員,但請注意,他們也同時是「華為供應鏈」的重要成員─鴻海占華為供應鏈中的首位,台積電居第3,而華為70家主要供應商中有6成是總部在亞洲的企業。再如全球第2大的電腦廠商聯想、排名居全球前5名的大陸小米、OPPO及VIVO等智慧手機廠商,其供應鏈中台商占的比重非常高,包括IC設計龍頭聯發科也是其主要供應商。

請問:台灣要放棄這些龐大的商機,自己打造非紅供應鏈嗎?即使要,可能嗎?更深入地看,所謂供應鏈的利益關係遠比表面看到的更難切割。例如美國出手把華為等大陸企業列為出口管制黑名單,這代表的是,許多美國企業不能賣產品給華為等大陸企業,而這些美國企業的產品其實不少是有台灣供應鏈在內,因此台灣企業同樣受到衝擊。蔡政府的財經官員把貿易戰視為對產業有利的因素,顯然過分輕忽其利益的複雜性、高估台商回流可能的效益。

我們給蔡政府的建言是:好好打造讓台商回流的投資環境即可,不必多生枝節。至於企業未來是要如何因應貿易戰,企業會根據其條件做合乎其利益的選擇,政府沒必要端出「打造非紅供應鏈」這頂政策大帽給企業戴。坦白說,企業最佳的策略其實是不選邊、不押注,有生意就做,同時維持與大陸、美國兩邊良好的關係,如台積電在美國禁令公布後仍決定出貨給華為。

蔡政府雖有反中衝動,但經濟必須以非常務實、甚至現實的態度去推動政策。對台灣而言,出口是經濟與產業的命脈,而出口中有4成是到大陸市場,兩岸產業與供應鏈關係密切,大陸同時也有龐大的市場與商機,政府不必先自我設限、排除大陸,甚至干預企業決策,這種做法只會傷害國家的產業與經濟。

台灣不必刻意要打造「非紅供應鏈」,因為成功機率幾乎等於零,反而容易「自傷」,但必須打造可供應全球各國的供應鏈。貿易戰中應保持中立,遵行國際法規及契約,切勿輕易押注一邊。

#供應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