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府公布蔡英文總統提名的4位大法官,其中3位都具有鮮明的政治態度。國民黨立院黨團質疑,提名人選「顏色正確」,是蔡英文總統「意圖介入司法,突破民主國家的最後一道防線」。依據將於2022年生效的《憲法訴訟法》,大法官有權判決解散政黨,蔡總統師心自用的提名,將對台灣民主憲政造成不確定的危機。

國民黨立院黨團的擔憂並非空穴來風。日前監察院6位蔡總統提名的監察委員,罔顧權力分立原則,聯手通過彈劾一位對民進黨立委做出不利裁處的檢察官;辦理選務的中選會必須超然獨立,行政院蘇院長卻提名一位黨籍落選高官為主委,雖遭各方惡評,仍強渡關山;NCC是獨立機關,行政院卻強逼NCC實質審查新聞頻道內容,稍有遲疑的前主委就「被請辭」;考試院是憲法五權分立機關之一,民進黨長期欲除之而後快,卻受限憲法而不可得,立法院卻企圖刪減考試委員名額,讓考試院空洞化,因而引發強烈反彈;如今蔡英文總統再憑她的「政治慧眼」提名4位顏色正確的大法官,她的意圖不令人質疑嗎?

政治立場顯然是蔡英文掂量提名人選的審查標準。最明顯的是謝銘洋,當年太陽花占領國會,謝銘洋宣稱是台大「沒把馬英九教好」。馬英九力推兩岸服貿協議,蔡宗珍直接下了斷論,服貿有「賣台隱憂」。馬英九的洩密案審理時,呂太郎公開反對院際調解權在類似個案上的運用。我們不禁要問,政治的思考是否將凌駕於純正的法律見解?未來大法官會議釋憲若帶有濃厚的政治傾向,司法還能夠定爭止紛嗎?

蔡英文總統經由民選程序,3年前即已掌握行政權和立法權,再利用立法院的絕對多數,進一步掌握監察權、考試權和司法權,其他行政院所屬獨立機關,包括NCC、中選會、公平會也一一淪陷,成為蔡總統和民進黨意志長臂伸展的機構,黨產會和促轉會更是民進黨清算國民黨的「東廠」。

《中華民國憲法》本於五權憲法精神運作,如今五權分立制衡的機制淪喪殆盡,全然歸順於總統權,蔡英文成為「五權統帥」,完全掌控五權政府。五權中的當令人士卑躬屈膝、聽令行事,扭曲了憲政機關應有的獨立性。

五權憲法之所以被五權統帥掌控,固然是因為蔡總統的政黨意識強烈,對憲政機關相關人選的提名審查標準唯「顏色正確」是尚,意圖藉此介入憲政機關各權的運作,另一方面則是民進黨牢牢掌控立法權,審查提名人選率以黨派立場為衡量標準,因此對總統提名的人選都予護航過關。

這次大法官的提名人選儘管問題明顯,爭議甚大,但可以預期立法院一定會照單全收。總統以黨派立場提名,立法院再以黨派立場通過,這恰與大法官會議要求的超越黨派立場違逆。依五權憲法精神,大法官須超黨派獨立行使職權,不受任何干涉,但此次提名者政治色彩明顯,且又有立場偏頗的民間司改會的影子,蔡英文難掩政治操作的意圖,立法院若再奉命為謹,則不啻助紂為虐。一旦總統可任命超過2/3大法官,即可確保其任內推動通過之法案不至於被宣告違憲,顯將弱化了司法權對於行政權以及立法權的監督權能。問題的根源則在於立法權被五權統帥捏在手裡。

從蔡總統和民進黨絕對掌握的立法權3年來聚攬權力的種種作為,民眾應該覺醒,絕對不能再讓民進黨同時掌握行政權和立法權,否則憲政體制將進一步扭曲變形,淪為民進黨的權力機關,不僅中華民國的憲政體制隨之崩解,人民的權利和社會正義的實踐也將失去保障的憑藉。

可悲的是,雖然民進黨去年年底在地方公職選舉慘敗,失去選民的付託,但民進黨仍牢牢掌控立法院近2/3席次,且在議事程序上全然貫徹一黨意志,完全拒絕協商,罔顧少數意見與社會清議。因此,寄望民進黨立委能自行發揮匡正作用,刷掉不適任的黨派立場鮮明的大法官提名人選,根本是緣木求魚。

唯今之計,只有寄望全民秉持主權在民的理念,發出正義吼聲,嚴正監督立法院同意權的行使。更重要的是,明年在總統和立委選舉中以選票唾棄為提名案護航的民進黨立委,收回民進黨同時掌控行政和立法權的壟斷局面,才有可能保住司法獨立,粉碎五權統帥力行的綠色專權。

#中時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