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AIT主席莫健4月15日在「台灣關係法40周年」座談會上強調,美國將不會介入台灣選舉,並願意與台灣人民選出的任何領導人合作,但美國最近的對台政策與大動作,卻在在顯示,川普政府正利用各種手段增強對蔡英文總統的支持。大陸政協主席汪洋最近兩度為此向台灣示警,央媒也多次喊話,「打台灣牌是危險的賭博」,美國已放棄過去40年與中國的交往政策,面對中美摩擦多於合作關係新局勢,台灣應該如何對應?

大陸《環球時報》社評在2018年「九合一選舉」之前就評論,美國正透過國會立法,以「切香腸」方式改善與台灣的關係。如果去年是「切香腸」,今年恐怕就是「大躍進」。美國總統川普先後簽署了美國聯邦國會通過的《亞洲再保證倡議法》及美國聯邦眾議院通過《台灣保證法》之後,華府進一步同意將設在台北的「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CCNAA)更名為「台灣美國事務委員會」(TCUSA)、並同意蔡政府國安會祕書長李大維會晤美國國安顧問波頓,也允許台美高層官員一起會晤盟國政府官員。

儘管CCNAA更名為TCUSA,基本上只是台美關係一項象徵性的改變,但仍具有指標意義。李大維赴華府會晤波頓,顯示美國正在2018年通過的《台灣旅行法》,與1994年國務院頒布的「美國對台政策調整」之間作出適當的調整。

國務院於1994年頒布「美國對台政策調整」,規定台灣四大高階領袖(總統、副總統、閣揆、副閣揆)及具有主權意涵的外交部長與國防部長,不得訪問華府。2018年美國聯邦國會通過《台灣旅行法》,明文要求行政部門提升美台官員互訪層次。國安會祕書長雖不在1994年國務院限制之列,但長期以來只有國安會祕書長與美國副國安顧問會晤的案例。此例一開,充分反映出川普政府正利用「走巧門」的方式來提升美台官員互訪的層次。

美方此舉,一方面執行了《台灣旅行法》有關提升美台官員互訪層次的要求,一方面又不違反國務院「美國對台政策調整」的規定,既討好了國會,也沒有過分開罪中國大陸。至於台美高層官員一起會晤盟國政府官員,雙方已於2019年4月蔡英文訪問南太群島邦交國期間創造了一個先例。當時,白宮亞洲資深主任博明(Matt Pottinger)千里迢迢從華府飛往我邦交國所羅門群島與外交部次長徐斯儉共同會晤所國官員,希望該國繼續與我國維持邦交。

此外,美國國務卿蓬佩奧3月27日在國會指出,美國正利用各種工具來阻止中國大陸外交孤立台灣。同日,美國亞太助卿提名人史迪威也在國會表示,美國反對北京以脅迫方式推動兩岸統一。顯然,2019年初以來的兩岸情勢發展已迫使美國行政部門決定出手,以維持台海現狀。

面對美國打台灣牌已箭在弦上的新情勢,中國大陸應該如何因應?首先,中美兩國貿易戰與科技戰打得愈是激烈,美國就愈會打台灣牌對付中國大陸。因此,北京應在堅守原則的情形下,盡快在與美國達成貿易戰與科技戰協議,以收釜底抽薪之效。其次,美國愈是將中國視為「戰略競爭對手」與「修正主義強權」,美國就愈會對中國打台灣牌。因此,中國應儘可能尋求和美國講信修睦,改善關係,以化解誤會與敵意。

第三,美國愈是將中國視為「意識型態敵人」與「文明衝突對象」,美國就愈會打台灣牌對付中國,以制衡中國的崛起。因此,大陸對美國就經濟、科技與地緣政治進行持久競爭之餘,應全面、持續推動與美國民間的社會與文化交流,並透過尊重個人自由、尊嚴與更開放的政策,改善國際形象。

中國大陸愈是透過機艦繞台、戰機穿越台海中線來警告台灣,美國國會與行政部門就打台灣牌,其合理性也就會愈高。因此,中國大陸就應儘可能秉持「兩岸一家親」的立場,並堅守大國身分不與小小台灣斤斤計較,不僅可以降低美國府會的敵意,也有助於緩解中美之間「文明衝突的根源」。更重要的是,反對民進黨仇中、反中政策的所有政治力量與公民,應致力於讓民進黨2020年下台。

#旺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