壺天閣,觀音殿,回馬嶺,泰山的登山路似乎難走了起來,我們休息的次數隨之增加。走的時候,我們超越了才認識的大陸山友,休息的時候,又被他們超越了,在超越和被超越之間,老爸不改其開朗的本性,不斷地主動問候,給他們打氣送暖。

在這一段艱辛的路途上,我們看到了一位佝僂老媼,有人攙扶卻又步伐輕快。老爸上前一問,得知她八十六歲,不覺驚愕,自嘆不如。她來自山西,由兩個中年的兒子陪同,後來下午在岱頂重逢時方知,他們到了中天門就改坐纜車了。這雖是後話,但老太太的體力與毅力,著實令人讚佩。

暖心鼓勵山友

登山路上偶見老人,老爸總會好奇問庚,有些看起來明顯年長,居然都比他年輕許多。印象深刻的一位,帶著收音機播著粗獷的秦腔,幽靜的山間瀰漫著嘶吼的樂音。這位牙少耳背的耄耋老翁皺紋滿布,深如溝壑,滄桑之表一覽無遺。他以拇、食、中三指比出我們不熟悉的七,再奮力地說出七十,對我們笑笑,留下一臉錯愕的我們。

爸媽爬山的功力真不是蓋的,雖然略顯疲累,也知道路途尚遠,卻仍舊一步一腳印,充分發揚龜兔賽跑的精神。我估計,這應該是他們在台灣爬山多年所鍛鍊出來的。

迢迢登岱路,皎皎中天門。走走停停三個多小時,終於到了中天門。從紅門登泰山,這裡標誌的是路途的中點。跨過不甚起眼的石牌坊,頓覺開闊明亮。經典的十八盤在遠處依稀可見,盤頂的南天門宛如紅寶石,在山凹頂處向我們閃亮招手。不過行百里者半九十,從這裡起的後一半,才是真正挑戰的開始。

時值午餐時刻,也到了可以充分喘息之地,我們在一家飯館坐了下來,填飽肚子要緊。我幫老爸點了一份山東特色的煎餅捲大蔥,他吃得不亦樂乎,意猶未盡。老媽不喜歡大蔥的味道,於是我打安全牌,給她買了個不易出錯的烤蕃薯。而我呢,從山下的早餐店帶了一份油餅,也跟爸媽一起,配著瓶裝水將就一頓。

吃飽喝足,我問爸媽,還有一半的路,接下來的難度會更高,行嗎?不行的話可以坐纜車上去,中天門索道站就在旁邊,否則錯過了這個機會,萬一在下面的登山路出狀況,那麻煩可就大了。他們倆都不是膨風的人,考慮了一下,說膝蓋還好,體力也沒問題,上路吧!

接下來的一段路出奇地平緩,斬雲劍、天上人間、雲步橋、五大夫松,給了我們機會散散步,幫助飯後消化。當一切似乎都順心如意,情況出現了轉折。山嵐開始聚集,天色逐漸陰沉,遠處幾聲雷鳴之後,居然下起雨來了。雨勢雖然不大,我們也有基本的防雨裝備,不過為了安全起見,也為了避免感冒,還是決定先避一避,等雨停了再走。

這段山路沒什麼遮蔽,有的只是岩壁上稀疏的松樹,和偶爾內凹的山體。爸媽二老走近,總有大陸的山友向我們揮手,招呼我們一起躲雨,情真意切。還好,這場雨沒下大,也沒下久,約莫一刻鐘之後,我們又上路了。

前半段會過面的山友,在這後半段都沒見著了。新認識的有個泰安本地人,第一次來泰山。她是個坐辦公室的上班族,趁著高中兒子有空,特別請假一天一起爬山。這位中年太太氣喘吁吁,不過卻是笑容滿面,對二老特別感興趣,不斷地用自己的手機幫他們拍照。另有一個長得福態的小姐,體力明顯不濟,不斷在路邊插腰喘氣,露出痛苦的表情。老爸開朗暖心,每看到她一次,就給她鼓勵一次。

辛苦登十八盤

總算到了十八盤,這是泰山最難爬的一段,梯級縝密,坡度陡峭。抬頭仰望,十八盤就像一條紅頭銀身的石龍,自頂上的南天門垂掛而下,蜿蜒在蒼山之中。登十八盤的確辛苦,爸媽爬了數十階就要暫停休息,我們席地而坐,喝水擦汗。經過的山友對爸媽一樣關注,知道他們的年紀,了解到他們從山腳下一路爬上來,紛紛報以發自肺腑的讚嘆。

盤頂的南天門就在眼前,約莫還有百階之遙,爸媽休息了最後一次。給他們拍照時,他們的興奮之情趕走了烏雲,點亮了天空。老爸從背包裡拿出小本子,說要跟老媽合唱《感恩的心》,歌聲響起,引來路過的山友駐足。「感恩的心,感謝有你,伴我一生,讓我有勇氣做我自己。感恩的心,感謝命運,花開花落,我一樣會珍惜」。唱到副歌,老爸突然感動得哽咽拭淚,引得圍觀的山友鼓掌叫好。

進了中國紅的南天門,拐進了寬闊平坦的天街,迎面而來的是滿山遍野的海棠,數大便是美,美得我們措手不及。我們在海棠間流連,在山嵐裡穿梭,不覺到了山巔的玉皇頂,標高1545公尺。泰山攻頂,圓滿成功!

玉皇頂附近有個「五嶽獨尊」的摩崖石刻,是泰山眾多古跡石刻中最具代表性的,也是泰山的標誌,人民幣5元的背面用的就是這個圖案。我準備好兩張5元的紙鈔,讓爸媽人手一張,背面朝外,相機喀嚓一聲,一起寫進了永恆。

岱頂仙氣十足

雲霧繚繞,爸媽無法親見「登泰山而小天下」的傳世景致,我不無遺憾。失之東隅,收之桑榆。岱頂仙氣十足,倒讓我們有了「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登仙」的幻覺。收之桑榆,卻又失之東隅。我們寄望下山的纜車,卻因天氣因素停駛,只好徒步。

天色漸暗,親子三人原路折返,彼此扶持,在陡峭的十八盤下行,步步為營,小心翼翼,生怕輕則傷了膝蓋,重則滑落石梯。老天保佑,平安順利,三個小時到中天門,再搭上接駁車下山,回到酒店已是晚上九點。

隔天,我們到了供奉泰山神的岱廟參觀,有一棵唐朝的古槐樹叫「唐槐抱子」,千年的古槐環抱著數十年的新槐,老媽看到,把我抱得緊緊實實的,笑得比陽光還燦爛。

有夢最美,老媽爬泰山的夢想,在老爸的陪同下,我居然幫她實現了。幸哉!樂哉!感謝泰山,感謝老爸,感謝老媽。(曾泰元/東吳大學英文系副教授、前系主任)

#泰山 #山友 #兩岸 #兩岸徵文